卖火柴的小女孩01a的微博

佚名

我是在昨天看见这个@卖火柴的小女孩01a的微博的,是因为我很早以前关注了一个在微博上专门发布去逝者消息的微博——@逝者如斯夫dead,昨天刚好看见了这一条消息,当时是这么介绍的:“(最后微博2014年3月31日)她患有重度抑郁,独自在北京流浪求助。在没得病时她是个“大侠”,可病后却像个被打倒在地的拳击手。她一直相信自己是可以治好的,只是最后走投无路,选择4月1号离开。她说那天人们都在纪念张国荣,她也可以当做人们也在纪念她。”

我不知道这个卖火柴的小女孩的名字,也不知道她现在是否真的过世了,也不知道这是否真实,但从文字的点点滴滴中,我相信所看到的这个悲惨经历,以及悲惨中的温暖,这个女孩就像圣人一样在极端的逆境中依然拥有高尚的品德,果然,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我是多么希望她还活着啊!一共61条微博,我只选取其中一些转载一下。

我能活到现在,特别是在北京这一年的流浪生活,我能坚持下来,是很大的一个奇迹,一直希望能再创造奇迹,坚持到获得帮助,把病治好,然后去帮助像我一样的抑郁症病人,帮他们去创造奇迹,为什么想圆这样一个梦想,我付出了这么大的努力,依然这样难呢?好累,好绝望...

《双亲》

在最初得抑郁症的几年里,因为不知道要到精神科治疗,四处求医问药不见好转,我很痛苦,父母也愁得不行,妈妈就讲起了有这样一个父亲,在儿子得了重病不治身亡之后,他很难过,留下了那个夺走儿子命的“东西”,挂在烟袋上,每天带着它,有一天,触到了一种草药,竟然化了,他说早知道用这种药给儿治病啊!然后说不知道我得的是什么病,用什么药能治好...现在知道了得的是抑郁症,也知道在北京可以治好,可又有什么用,谁愿意帮我治啊?我是妈妈的操心疙瘩,因为我,她没有过上一天轻松日子,她最放心不下的是我,她是带着对我的无限牵挂走的...死有什么可怕的呢,死去了,就可以和妈妈在一起了...

而我亲爱的老爸,在我离家来北京时,就已经得了半身不遂,这一年来,我没有打过一次电话,我都不知道他是否还在人世,不是我不孝,是没有心情,我自己已痛苦不堪,每天度日如年,顾不上啊!我现在最大的心愿是能得到帮助,得到很好的治疗,给他惊喜,希望他还活着。

 

《证件》

最发愁的是过年放假那几天,收废品的已经停工,垃圾箱找不到吃的,找不到住的地方了,在万家团圆一片祥和喜庆的日子,更倍感凄凉,我不知道接下来这几天怎样度过。

巧的是,在正月初三四的时候,在马路边我捡到一个证件,是残疾人证,天津的,内有50元钱,其实在发现里面有钱的那一刻,我没有一丝的喜悦,我苦笑了一下,因为我看到的是残疾人证,到跟前面包店暖和时,我和店员说了刚才的事,我说如果不是残疾人的,证件给他,这钱我真想留下,那个店员说,大过年的,你就权当捡了个红包,可想想还是不忍心,他是个残疾人啊!后来我自己找到联系电话,给他打电话想还给他,我没有提我自己的处境,但他也说不要了,也许人家根本不在乎,包括证件都不要了,他不要了,我留下才安心,50元对我来说是一笔巨款呢,解了我很大的困境,否则我不知道该怎样度过那几天艰难的日子。

无论是这件事,还是捡钱包和手机拾金不昧,我从来不相信好人有好报,但这不妨碍我去做一个好人,之所以这样做,是于心不忍,心有不安。只是让自己觉得凄凉的是,谁来同情我呢?

 

《乞丐》

在过年的那几天,垃圾箱捡不到吃的了,虽然手里有捡到的那50元钱,他不要了,我也要省着花,我到了一家中餐馆,有时花三元买两个包子,有时花1.5元买碗豆浆,然后捡食客吃剩的包子油饼煎饼什么的,哪怕边边角角,运气好下一顿饭就有照落了,我也想好了,什么都不买去捡的话,饭店可能很反感,多多少少买点吃的,我可以不那么理亏,收拾碗筷的50多岁的男服务员,一客人吃剩很大一块煎饼,他明明看到我要过去拿,说时迟那时快,把煎饼一把按到碗里的剩汤里,而另一个30多岁的男服务员,却把客人吃剩的,我本没看到,他端到我面前,他的善良让我无比感激,我把自己一个心爱的小礼物送给了他,这是我唯一能表达的。

后又遇到一个送孩子上学去吃饭的男士,看到我的窘迫,给了我三个肉包子,我不知道怎样表达我的感激之情,又送给他小孩一个小礼物委托那个好心的男服务员改天他再去给他,因为我不再去了,碰不上他了。

 

《老婆婆》

有一次翻垃圾箱,翻到了半年以前的北京某大报,上面报道的一个新闻人物让我仿佛看到了救星,描写的善良又有能力,我想求助她帮我找找政府或者找找记者私下帮我联系慈善家,满怀希望来到了她所在的北京某村庄,现实是记者的报道和事实出入很大,村民告诉我的是另一个版本,现在的结局也印证了村民的说法,我的求助当然也没有如愿。难忘的是“新闻人物”的邻居,一个独居的八十多岁老婆婆,思路清晰但耳朵有点背,她并不知道我的实际困难和此行的目的,她以为我是出来找家人的,对我说“出门在外有难处”,还说从我的脸色看像有病的样子。十月份的天气已经很冷了,看到我穿着薄薄的衣裤,赶紧找出女儿穿过的送给她的裤子,看我穿的袜子破的不像样子,又找出一双袜子给我,然后做出热腾腾的米饭催我吃下,当我要走的时候,又拿出一盒糕点让我路上吃,虽然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能吃上饭,可让我拿走一个老人的美食,我做不到,于我,已经享受到妈妈一样的温暖,无论是裤子袜子还是一顿饭,虽然值不了几个钱,虽然那双袜子穿了两天就破了,但这份情谊千斤重啊!写到这里,我已经眼含泪水...如果我能活过来,一定再去找她,我要为她配副耳机,虽然她儿女双全,生活如意,但在我的心里,她就像妈妈一样,我要给她妈妈一样的感情,来回报她,只是,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机会...

 

《铺盖卷》

当我困到无以承受,自以为找到一家小医院的楼顶,比较安全可以睡觉时,几天后还是被发现,我被医院几个工作人员围住,监视我收拾完东西直至离开,那一刻自尊被碾成了碎片,当我拿着大包小包捡来的破破烂烂的铺盖卷走在马路上,我真是觉得做人干什么呀。

我想送到不远处另一个地方,却因为东西太多,拿着很吃力,我想分两次,可路边的店面没有一家愿意让我放一部分他们帮我照看一会儿,就一会儿。当终于有家店的服务员同意帮我问问领导时,眼泪已经从我的脸颊倾泻而出,虽然领导没有同意,可那个服务员的善良,已经让我感受到了温暖。

 

《和稀泥》

另一家医院的顶层病号很少,走廊一头有两个长沙发,白天实在困到不行,我就会躺在一个上面睡睡觉,很舒适不吵闹又安全,那是段最美好的日子,虽然也有其他病号在上面或躺或睡,但我好多天去那里,被医院领导上眼后,通知保安赶我走,那个医院只一个保安,是医院自己聘请的,这个东北籍人士,每次总是心平气和象征性做做样子,是一个很会处事的人,总在领导和我之间和稀泥,但维护我,医院下班后,到吃饭的点,他时不时还会给我盒饭什么的,几天以后,我觉得我不能再这样“吃拿卡要”,还是离开了,对他,我也很希望有机会好好谢谢他,谢谢他对我那段日子的关照。

 

《赶尽杀绝》

因为困到实在无以承受,在最初那家医院,一个封闭楼梯间,放着破椅子破桌子,老鼠都不拉屎的地方,我找到一个旮旯,白天在里面呆着睡睡觉,有时晚上也偷偷壮胆在那里,被女医生发现后,我说能不能替我保密,她说他们不管,归保安管,保安知道后,有几个善良的保安,他们撵我是履行职责,却依然对我保持足够的尊重,他们就像出污泥的莲花,让我对这个世界心存一份美好,在保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待我时,医院外聘的物业公司,主管一直对我和和气气,明明有老婆,却说自己没有老婆,夸我身材好的部队转业干部,在我拒绝了他给我介绍老公,觉得在我这里捞不到便宜后,彻底翻脸,派人把我所有的家当,包括春夏秋冬所有的衣服,看病的所有资料,好心人给的花花公子棉被,等等很多东西,统统扔的扔,拿的拿,我只能任由他欺负,我被他欺负的胸口发堵,上不来气,我觉得我要被活活气死了...,那时,对他,我犯罪的心都有。

在另一家医院,到处在施工,医院的后花园,农民工可以自由出入,我在那里呆一呆,被保安凶神恶煞,呵斥着赶走...

世界好大,没有我的立锥之地。

自尊?什么是自尊?我的自尊就这样一次次被碾成碎片,独自舔着伤口...

 

《难熬的日子》

且不说病痛的折磨,每天这样流浪的日子,真的是太难熬了,我知道自己身体的条件根本无法工作,抑郁,什么都没有情绪做,睡眠障碍,乏力乏得要死,腰酸到不行,双脚像站在冰窖里,冰到双腿,以至上半身,等等,可我想结束这种流浪的生活啊,我想到找个活干,比如保洁的工作,最起码可以免费提供吃住啊,可当我看到宾馆大门贴出招聘保洁,要去应聘时,老板在问了我诸如籍贯、年龄、学历之类的,虽然去之前我努力克服自己修饰了一番,在情绪上故作像个正常人,可刚回答了这些问题,老板就来了一句:“你精神有什么问题吧?”我不知道是我的“精神问题”太突出,还是老板的眼神犀利,总之泡汤了。以后我再也没有动过这样的念头,我觉得我不应该这样去欺骗人家,即便过关,我也无法好好完成本职工作。

 

《盒饭》

有一次在垃圾箱捡了三盒米饭,不热透下顿吃就坏了,没有人愿意帮我这个忙,医院看车的师傅放下正吃的碗筷,很痛快答应帮我热一下,一刹那我抑制不住哭了起来...买的馒头已经凉了,可我的肠胃有病了吃凉的实在太难受了,卖馅饼的大叔没有因为我买的不是他家的,毅然帮我用微波炉热了一下,我的眼泪又像打开的闸门一样,倾泻而下...

晚上走在马路上,饿得我像只流浪狗一样四处寻找吃的东西,一家大排档的食客已经很少了,有一个桌子上有一碗疙瘩汤,我以为是客人吃剩的,饕餮地喝了起来,没想到是旁边客人放在那里的,我正满怀歉意无地自容时,饭店的一个男工作人员拿着椅子朝我扔了过来...而其实,客人并没有责怪我。

一家饭店外面放着饮水机,并且备有纸杯,既供自己店里客人饮用,环卫工路人也有去接着喝的,而我过去接水时,一男服务员却要轰我走...

我好几次在不同的垃圾箱上面,捡到别人吃剩的还热乎的好好的馅饼包子之类的,我拿走时都会想,这该是怎样心地善良的人啊,他一定是特意放在外面而不丢进垃圾箱的,为了让有需要的人拿走。我都不知道他姓甚名谁,但对他心怀感恩。

 

《魔爪》

在一次求助中,只因为求助,我只是想要一条路走,我只是一个病人啊,我落入了坏人手中,他们面目狰狞暴力的对待我,把我吓得魂飞魄散,他们要把我抓到小黑屋,我知道进了小黑屋意味着什么,就哭着哀求他们,说不求助了...要离开不行,想跑掉都不行,七八个人对付我一个人,当时那是怎样一幅场景啊,我的布袋被扯破,捡得塑料瓶子散落一地,我悲怆地去捡起...因为那是我的饭钱啊!他们当时那阵势,要把我吓死了,在他们两个人抓我到小黑屋时,我拼命往外跑,我只能说是老天帮我,没想到我竟然跑了出来,跑向了光亮,逃过了一劫。

白天实在没有地方呆时,因为总想找个回避人群的地方,也因为总是乏力难受,有一次坐在胡同一辆三轮车的后斗上,主人来了,是个中年男士,上到车座打算骑走,我蹦出一句:“你把我拉走吧,爱拉哪拉哪。”我当然没有别的意思,我的意思是,最好把我拉到天边,希望那是个没有苦难的地方。

 

《充话费》

我办的手机卡是五元卡,就是每个月扣功能费5元,街面的小店卖的充值卡最少10元,但要花11元,多花这1元我很不舍得,1元钱可以买出一个馒头,可以解决我一顿饭,我是靠捡塑料瓶1毛2毛的攒下一点钱,这1元我要捡10多个瓶子呢,况且有时一次充10元对我都很吃力,我想3元5元的充,只要扣完5元功能费还保持通话就行,我想到通过网上充上话费,网上充话费不扣钱没有额度限制,可没有人愿意帮我,这包括移动公司工作人员,包括医院的医生护士,包括银行工作人员,即便她有网银,即便她说网银放在家里,即便我说我把10块钱给她,把电话号码写给她,她回家后再帮我充,她都不愿意,就连和我偶遇的路人,我没有她任何的信息,我和她不再有交集,我信任她,我敢给她钱,她都不肯帮我。对一个抑郁症病人来说,每一次小小的求助,都要突破很大的心理障碍,可不求助,我该怎么办呢?除了治病求助,其它的,我想靠自己啊!

在一次次得到这样的拒绝后,我来到了一个小店,小伙告诉我他没有网银,但他店里有充话费业务,系统最少要充30元,也许他看出我穷困潦倒的样子,他让我给他10元,那20元他给我出了,这是多么大的恩惠!顷刻间一股暖流涌上心头。他一再坚持,我能看出他的真诚,可我哪好意思啊!在我的坚持下,我把10块钱放在他那里离开后,他请有网银的朋友帮我充上了。虽然我没有接受这20元的话费帮助,但这个20多岁的江苏小伙,他的这份心意,已经价值连城,我好想有一天去谢谢他,可是我有机会吗?

还有一个月充话费,在一家医院,我看到有个人在用手机上网,问她能不能在网上给我充8块钱的,她不会充,热心给我咨询朋友,最后为我充上了10块钱,却执意不收我钱,那次如果她要了我的钱,我身上就一文不名了。她是外地来医院学针灸的学员,如果我能活过来,希望能从医院找到她的线索,好好谢谢她。

 

《城管队员》

还有一次在寻找外国人资助的公益机构时,从地铁站出来时,病情突然加重,感觉难受极了,我觉得我要死掉了,我想到旁边城管岗亭休息休息,那里面的城管很痛快的应允我入内,在我休息后,艰难的要换乘公交车时,他一再表示要为我出昂贵的出租车车费,可我怎么能让人家破费呢,坚持做了公交车离开,治病求助迫不得已,其它的能靠自己的我要靠自己。

任何队伍里面,总有善良的人,虽然这一次的求助因为地址搬了没有找到,但有他给我的温暖,就让我不那么沮丧。

 

《坚实的后背》

在那次寻找外国人资助的机构时,走了好远的路到了这个机构所在地北京某村庄,村委会不知道有这样一个机构,好心的村委大哥热心为我打电话寻找,然后画了路线图给我,因为走了好远的路到了那里,本来就乏力的我实在走不动了,也很担心自己找不到,就问他能不能找个车把我送过去,他很痛快答应了我,找来一辆摩托车,坐在他的车后座上,看着他坚实的后背,那个时候我多渴望有这样一个人,是我可以依靠的啊!可是,在这个世界上,我是形单影只的一个人,孤苦无依。

就这样死去,来人世一遭,除了病痛的折磨,我感受到了什么?!我还没有品尝到甜蜜的爱情,这是人类多美好的情感啊!我好想治好病,挣钱还债谈恋爱,我有满腔的爱,希望有一个人值得我去付出,倾其一生,无论贫富贵贱。可是,只要有病,这样的机会就变得不能实现。

说起男朋友,白天没有地方呆时,我蜷缩在一地铁站外僻静避风处,一家单位的员工上班时总能看到我,有两个好哥们和我有过简单的交流,后来其中一个要和我谈男女朋友,他大我十多岁,是离异的,有房,北京人,为人正派,不是坏人,他可以为我提供住处,为我治病,他不嫌弃我,可我看不上他啊,我不能假装和他谈恋爱,而骗他为我治病,更不会为了改变自己的处境而出卖自己,就算看上他,也不能以这样一种形式而开始自己的爱情啊!可现在,我的路在哪呢?

 

《牙掉了》

这几天满嘴的牙酥酥的难受,说不清什么感觉,好像要全部掉光了,特别是掉牙的缺损处,难受,因为抑郁症导致的肾虚,年纪轻轻的,牙掉了几颗,现在掉的两颗已经五六年了,一直没有补上,在家的时候除了经济的原因,我拿不出几百元钱,也因为自闭出不了门去医院口腔科,同学当时说这点钱可以借给我,她的意思是我什么时候有钱了再还她,我知道牙掉了不及时补上,就会殃及周边的牙,引起剩余牙的松动,可我就是出不了门啊,那时还想,等来北京治疗抑郁症有了一定的效果,我就可以一边打工一边治疗,用打工挣得钱把牙补上,可现在,我的前途在哪呢?

 

得了抑郁症,还是会时不时露出“热心肠、助人为乐”的本性,特别是当我觉得有了希望,情绪就会有好转,这时候遇到别人有困难,我就会主动上前帮一把。

那是在年前了,路遇一个中年妇女在捣鼓一个装垃圾用的大黑塑料袋,里面装了好多书,你想,书多沉啊,塑料袋被撑破了,她手忙脚乱,怎么都弄不好,因为前面是收废品的,我就上前问她是不是要过去卖,我帮她一起搬过去,她说不是,我问她往哪个方向走,如果和我一个方向,我帮她一段,可她和我正好两个方向,后来我帮她想了一个方法,就是用绳子捆起来提着,然后我在附近帮她找了两根包装带,她用我的方法万事大吉的提着走了,她谢我的时候,我说:“不用谢,当别人有困难的时候,希望你也能帮助别人。”当我帮了别人,别人谢我的时候,我总会这样说,如果人和人都能相互付出爱心,这个世界该多美好啊。在医院的厕所,我搀扶过独自上厕所的老人;在医院的大院,有个老人弯腰双手搭在膝盖上,做痛苦状,我上前问她怎么了,需要什么帮助,她告诉我她被车撞了,而对方跑了,我想帮她,另一个人说可不能帮,小心被赖着,我当然没有听,赶紧去叫医生,医生开始不管,我央求了她几句,后来她才叫了另外一个医生拿了推车出来,把那个老太太推到了诊室。我帮助别人的时候,从来不会想他会不会赖我呀,我想到的是:他多需要帮助啊!做这一切,尽管是情绪有好转的时候,可对一个抑郁症患者来说,是需要克服很大的困难的,如果没有原来那种“热心肠助人为乐”的性格,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所以,对冷漠的人,我无法理解,对坏人,就有一种受伤害的感觉,这可能也是我容易得抑郁症的一个性格缺陷吧。

尽管抑郁,尽管痛苦,咬牙坚持,我除了自救,还想治好了以后帮助更多的抑郁症患者呢,我有一颗热心肠,还有英雄情结呢,唉,什么英雄情结,热心肠倒是真的,最主要的,我知道这个病给人造成多大的痛苦,我不希望别人像现在的我一样,每天生活在地狱里,人不人,鬼不鬼。

想写的东西很多,发的微博没有效果,对我打击很大,抑郁的情绪蔓延全身,想写得东西写不出来,本来因为抑郁症,记忆力已经完全丧失,脑子锈掉了,思维变得迟钝,这样的症状不痛不痒,但很痛苦,而原来,我的文思常常如泉涌,下笔如有神助。现在还能写点东西,还可以凑合看,全靠原来那点底子啊。

有个北京老太太77岁,因为家庭困难,也因为个性太强,和自己的媳妇兑付不上来,一直在外面流浪,和她见第一面时,她捡的一堆破烂有报纸,放在那里而人不在,我就拿了她几张报纸垫着坐下了,她来后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斥责我拿了她的报纸,后来看到她大清早翻垃圾箱,虽然我也翻垃圾箱,可看到一个老人那样,我还是很难过,面对她,我好多次难过到泣不成声,就像那个北京好心人那次面对我一样,捡到什么吃的,我会匀出一点来送给她,有一次在一个场地,因为老太太就在附近,也因为那时我以为自己有了希望,情绪有所好转,就想捡那里的几个塑料瓶给她,有个保安不让我捡,以前看到我他就经常呵斥,而这一次,无论我怎样哭着说起那个不幸的老太太,还是无法打动他,把我捡得塑料瓶巴拉了一地,还差点动手打我,而另一个保安,说了一句我永远忘不了的话:你把自己照顾好就行了。虽然他并不知道我遇到了什么困难,但他经常看到我无家可归的样子,一定是有什么困难,就因为这一句话,让我感觉是那样温暖,我都想有朝一日好好谢谢他。对那个老太太,如果我的处境好了,我都想帮帮她,也许有人会说,不幸的人多了,可让我们遇到的不幸的人,我们是不是该出手相助呢?每每看到她,我都会眼含泪水,人,不应该这么受苦的,无论是她,还是我,您说对吗?而对我来说,唯一的出路是能接受治疗,而我坚信我的病是能治好的啊!

那天在马路边看到一只快要气绝身亡的老鼠,也许是边上饭店的人抓到后把它打成那样的,虽然外表没有任何伤情,但看到它快要不行微弱喘息的样子,我的眼泪瞬间流了下来:它该多疼啊!

凭什么人类把它定为有害动物?所有的生命都是平等的,只不过现实世界是弱肉强食罢了。如果在人世间体会的都是痛苦,除了痛苦还是痛苦,不如像那只老鼠一样,死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张国荣离世的那天是个好日子,我选择在那一天的话,人们纪念他时,是不是我会同样感受人们也在纪念我?

人间,是否有我的一条生路?

 

有谁会喜欢雾霭的天气呢?可我喜欢,我不喜欢晴空万里,不喜欢阳光普照,我喜欢雾霭,我特别喜欢北京雾霭的天气,因为雾霭,我有一种被隐藏起来的感觉,谁能理解一个抑郁症病人的心理?

本来想等自己的病治好后,再为抑郁症这个群体做点什么,但今天,疾病的折磨,生存的艰难,求生的欲望,让我不得不现身网络,来求助大家,这是我最后的路了。在过去近一年北京流浪的日子里,抑郁的我求助有很多的局限,我一直试图用自己的方式求助,无论求助媒体还是在网络中求助,我不希望被报道,不希望我求助的人发有关我内容的微博,匿名都不愿意,我只想当个隐形人,对一个抑郁症病人来说,隐藏起来更自在,我只希望我求助的人私下帮我联系,联系北京的慈善家L,资助贫困的我在这里把病治好,但是我的愿望得不到我想要的回应,后来我就一直等。

在我把能想到的方法用尽,疾病要把我折磨死了,无法自救的情况下,值此两会召开之际,我现身网络,希望能很快得到资助接受治疗的同时,也希望我的现身,我的遭遇,能引起两会代表关注抑郁症这个群体,希望有代表提案,精神类疾病国家免费治疗,希望中国梦有我们这个群体一部分,有多个专家说,精神类疾病免费治疗是国际通用做法,中国做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国,一贯执政为民,为什么不能和世界接轨呢?而不是像很多人,因为得不到很好的治疗,每天痛苦不堪一天天挨着,直到挨不下去,无限绝望中,只有自己用结束生命的方式结束痛苦。请大家帮帮我,帮帮我们,感谢您的关爱和支持!

下面是我年前私下求助时的一封信

老师:

您好,很冒昧打扰您,我是抑郁症,因为贫困,早已终止了治疗,这次来北京治病,本来同学委托北京一位好心人到时关照我,希望她帮我联系慈善家L先生,求助他在这里把病治好,当我满怀憧憬来到北京后,打她电话不接短信不回,后来才知她老家有事要回去了,不能帮我了,虽然没有机会得到她的关照,但当时我和同学都能感受到她是一个特别善良的人,只是不幸的是,从我来的第一天起,就一直在流浪(救助站不接受抑郁症等精神类疾病的流浪者)至今已经流浪了好几个月了,我一直在等一个能帮我的人出现,总是在希望和失望中度过,也有过绝望,绝望后自杀过,现在我又想到了您,您能不能帮帮我啊,帮我联系他?

在这个世界,我是孤苦无依的一个人,这次出来,无论生死,我都要留在这里。

没有一个抑郁症患者像我这样,我得抑郁症已长达二十多年,二十多年前,无论是普通大众还是医务工作者,对抑郁症这种病还很陌生,所以刚开始的几年并不知道是这种病(最初还到外科等其它科治疗过),还曾远到东北接受过很长时间所谓气功大师的治疗,钱被骗了,病没有治好,电视上的医疗广告,也都是为了骗钱,连同北京大大小小的医院,包括专科医院,都有我曾经求医的经历,这么多年像无头苍蝇到处乱投医,加之确诊后抑郁症的药又很贵,治疗抑郁症的西药我吃了个遍,已有30多万欠款,但一直没有效果,2010年在北京用中医治疗了三个月很有效果,却因为中途再也借不到钱,不得不终止了治疗, 回家后更加陷入抑郁,病越来越重,完全自闭,三年没出过家门。同学多次从媒体了解到慈善家L先生帮助贫困病人治病的报道,鼓励我来北京治病向他求助,并且委托那个好心人帮我联系他,那时多么美好的心愿啊,治好病挣钱还债谈恋爱,没想到来后却发生了意外。

连北京有个抑郁症患者叫赛娜,对外经贸大学毕业,家境和工作都很好,都让治病的钱给愁死了,选择自杀结束自己的生命,何况我这种情况啊!有个著名人士的朋友先后得过抑郁症和多年的癌症,癌症经历过化疗,都说抑郁症比癌症还要痛苦,我只希望人们了解,这个病不是无病呻吟,也不是自我克制可以改变的。如果治疗无望,这么痛苦地活着,不如死了好。

来到北京后,我也曾想获得政府的救助,到我流浪的周围求助有关部门,远的地方抑郁的我去不了,可没有人管。求助国家已经彻底没了希望,可我不能回去,回去一点出路都没有。

这么多年来,这个病给我最切身的感受就是生不如死,除了五花八门肉体的折磨,还有精神的折磨,精神折磨最痛苦的在于,他剥夺了你做为一个人存在的价值,并且没有了一个人最基本的快乐,没有了阅读和看电视的快乐,因为已经感受不到其中的喜怒哀乐,一个人活着全部的情感,除了痛苦以外你都感受不到了,“抑郁”成了做人所有的情绪,活着就是行尸走肉。没有哪种病像抑郁症这样,给人肉体和精神双重痛苦的折磨,我知道抑郁症有多痛苦,09年的时候报名要遗体捐献,希望能对医学研究抑郁症有帮助,抑郁症可能有遗传基因,我哥哥因为个人生活出了问题,也得了抑郁症,并且于多年前就患有肝硬化,现在经济陷入一片困顿,无以为继,他万念俱灰,讳疾忌医,一心等死,我也很心疼他,也希望他能得到治疗,但我无能为力,我自己已痛苦不堪,任何一条的症状都把我折磨得要死,严重的睡眠障碍:嗜睡,病越重越想睡,越睡病越重,每天除了吃就是睡,克制不了的睡,这几年又伴随失眠,无论是嗜睡还是失眠,都把我折磨得痛苦不堪;严重的脾胃失调:一顿饭吃二斤都不觉得饱,总觉得饿(这也很痛苦,小腹已鼓得很大)还有胸口发堵,极度乏力,腰酸到不行,双手脉搏不厌其烦地跳...等等说不清的五花八门躯体的症状,折磨到我无以承受,妇科也出现问题,情绪更是抑郁到了极点,连日常最基本的洗脸刷牙都做不到,已经好多年不能洗澡,衣服不能换洗,包括贴身的内衣裤...想寻求外界的帮助,又担心别人知道我是抑郁症,就算匿名,我都很不愿意。

如果能活过来,我希望将来能为抑郁症患者做点事,不仅捐献遗体供医学研究,还希望为推动国家免费治疗出点力,关爱整个群体,因为得了这个病实在太痛苦了,这个群体太需要关爱。

只是不知道北京是我的葬身之地还是我重生的地方,这次来到这里,中间无比绝望中吃安眠药自杀过两次,是我的猫咪唤醒了我,在家时救了一只猫咪,因为家里没有人养,给别人她害怕我心疼,就和她经历了白天黑夜火车的颠簸来到了北京。流浪了这么久,我能活到今天,是坚信L先生了解到我的情况后,一定会帮我的,没有这样的信念,我活不到现在,还有我的猫咪,每每看到她眼巴巴看着我,对我无限依恋的样子,我的心既难过又不舍,没有她支撑着我,我也活不到现在。

在求生的过程中,我也曾想联系外国的爱心机构,我想外国人也许能帮助我。那天在街上游荡,看到两个外国人,我哭泣着向他们求助,中国给了我绝望,我想也许他们可以给我希望,我希望他们帮我联系外国的爱心机构,他们帮我打了一圈电话,只是没能帮上我,他们是从上海暂时来北京的外国人,离开后那天又发短信给我,手机号码是无意中留下来的,当时他们听不太懂我要表达的意思,让我写好短信发到他手机上,他看了自己手机上的短信才明白的,这才留下了电话号码,我没想到他们走后还会联系我,收到他们短信后,我才知道他们一直惦记我,只是无能为力,当时他们临走前,也让我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他们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掏出来,执意要给我,我没有要,我不是想要钱,我想治病啊!让我寒心的是,当我哭泣着求助那两个外国人时,两个过路的中国年轻女性,其中一个对那两个外国人说:别管她!你们走你们的!她们根本不知道我要干什么呀,我只是想活下去,想要一条路走, 她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我不是一个坏人啊,来到这里后我曾捡到一个钱包,内有六七百元,这个数字在我眼里顶六七万,可傻傻的我等了两个钟头还给了失主,先不说治病、还债,我为什么不用这些钱让自己吃得饱一点?为什么不让自己有个可以栖身的场所?拥有一台电脑是我很大的一个梦想,那些钱能买出一台平板电脑了,我为什么不占为己有?知道我这一行为的人没有一个不说我傻,后来得知,在我捡钱包之后,美国一个流浪汉同样拾金不昧,有人为他在网上发起募捐,他获得了五万多美元的奖励,还有可能得到房子和工作,我不想成为新闻人物,可一定要这么惨吗?

因为无处安身,本来怕死人的我,有时睡在一家医院太平间旁边的简易小亭子里,有时睡在马路旁一个地道里,无论在哪里,都得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小心溜进去,天不亮人们都在熟睡时再出来,无论在哪里,晚上很冷,也很害怕,怕人看到不安全。

每天三块钱的馒头,钱已经花完,一个好心的小区保安资助给了我十块钱,环境的逼迫让我做了平时不能做的事,靠天不亮捡点塑料瓶卖点钱,有时到垃圾箱捡点吃的维持着。总干吃馒头,既难以下咽,也担心缺乏营养病更重,很长时间又开始便秘,也可能是上火导致的,无论怎样,我逼着自己在人少一点的时候,到医院的食堂买馒头,硬着头皮找有剩菜的位置坐下就着吃,运气好还会有吃剩的面条、米饭,这样可以吃得饱一点,可以省点下顿的馒头钱,至于是病人吃剩的,可能有传染病,已经不想了,只想能填饱肚子,可面对食堂工作人员和就餐人怪异的目光,和满脸鄙夷的神情,我吃饭的手一直在发抖,当逼着自己下一次再去的时候,我的腿有千斤重...

天热的时候,渴,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在提示我要喝水,虽然能喝到自来水,可我的肠胃有病,不能喝凉的,夏天也受不了,可我没有地方喝热水,口渴得难受,连做梦都在大口大口的喝水,就像前段时间,晚上冷得刺骨,实在熬不住睡过去了,做梦都在捡被子一样,那次终于可以喝到热水了,我竟然一口气喝了整整一大暖瓶,是大号的暖瓶啊!那是怎样久旱逢甘雨的感觉啊,可我没有一点喜悦,只有满心的凄苦...

这些苦都是次要的,可病痛的折磨啊,老天爷,我真的到极限了,要崩溃了...写完上面的文字,我长哭不止,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不幸的人,活着的岁月里,就一直在得病治病中度过,受尽病痛的煎熬和折磨,本来感情丰富的我,到了这个年龄,我的同龄人她们的孩子都在茁壮成长,而我,因为一直生病,却连场真正的恋爱都没谈过,而今,治好病,都不知道会不会有自己的小孩,如果今生永远失去做妈妈的机会了,这种无法弥补的遗憾,该是怎样无法言说的痛苦?

天气太冷,冻得感冒了,我所有的家当,包括春夏秋冬所有的衣服,还有好心人给我的花花公子棉被,都被坏人拿的拿,扔的扔,有好心人看我穿的单衣,给了我一件棉衣和绒裤,我温暖在心,可难抵寒冷和疾病无时无刻的折磨,其它的痛苦已经不想说了,单说四肢和双脚冰冷,冷到骨髓,感觉自己置身在冰窖里,被往外抽那些骨髓,那种钻心的痛苦啊,真的让我受不了了,很长时间了,我全身没有一点体温,像个死人一样冰凉...还有害怕被发现被驱赶不安全,对一个女性来说,太难了,我连呼吸都陪着小心,白天困到无法承受,可我连个好好睡觉的地方都没有,这样的日子加上疾病的折磨,度日如年的我,本来想以更决绝的方式一了百了,想到您,我又觉得有了生的希望,L先生那里知道我为了找他,遭遇到这么多的波折和磨难啊,拜托您,帮我操操心,让他救救我...

补充:这是之前发的一封求助信,现在手机已经不能用了,打不通了,手机是同学送我的,虽然是诺基亚品牌,但让我用的时间太长,来北京后总时不时犯毛病,会自动关机,但打开后还能用,年后彻底坏掉了,我流浪的附近正好有诺基亚售后服务,让他们查看,他们说这个型号的手机已经停产,没有零件。而大约一个月前,我捡到过一部手机,像捡钱包一样,我又犯傻拾金不昧了,来这里我还捡到过公交卡,公交卡我留下了,但像钱包和手机,人家能找回来,我留下就会心有不安,至于好人有好报,我从来都不信,这个世界,好人多磨难,好人反而过得不好。

下面是我过年期间几天的遭遇:

腊月28日晚我在一个小亭子,冷到刺骨,冻得我一把鼻涕一把鼻涕的流,后半夜实在受不了,出来后想找个暖和一点的地方,可找不到,回去后,实在受不了,我出来到了附近一家小宾馆的大厅,想在那暖和一下,打算很快天亮了,就离开,进去时大厅内的灯已关闭,服务台的人也迷迷糊糊睡着了,但还是被他发现,是个老头,一定要撵我走,我把情况和他说了,也告诉他天亮马上走,但好说歹说,就是不行,最后天没亮我出来了。在万家团圆的日子,走在空荡荡的北京街头,听着喜庆的鞭炮声,我两行清泪默默的流,而我还能坚持下来,是相信有人会帮我。

当又一个夜晚来临时,我自认为找到了一个可以栖身的场所,却还是被人发现,我被逼到了楼顶天台,而最终,我把跳下去的脚缩了回来,是又一次想到,一定会有好心人帮我,我要等到有好消息的那一刻。

现在全靠大家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