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in Category: 意识

关于买房

这个话题在当今中国可以说是最火热的话题了,不论男女老幼,各个阶层,不同职业的人都对此有自己的认识和见解。用模仿莎士比亚的一句话来说:“买还是不买,这是一个问题。”而我基于外部市场环境和自身客观经济条件以及对未来规划的因素,坚定的认为目前不是一个合适的买房时间点,现在是2016年6月,下面我就我的看法进行简单的阐述。

堵水

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记录下来也是为了防止以后将这件事完全忘记,虽然过去了这么多年,记忆的细节也越来越模糊,但是当初那种美好的感觉却在心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记。故事还要从20年前说起,那时我六岁,或者七岁,是一个无忧无虑无牵无挂疯狂玩耍的年纪,从不计划第二天的事情,也从不考虑将来的烦恼。也记不清楚当时是读学前班还是小学一年级了。总之在那时,在某一天里,当下午四五点放学之后我就会背着书包,要么和同学一起,要么自己一个人来到一个我称之为“堵水的地方”。

我们现在的迷茫

二月初,临近春节,在这个时节通常来说人们都在准备回家过年了 。天气依然寒冷,可置办年货的景象却红红火火。那天,我只是去买泡水喝的干柠檬片,就是在离家不远的家乐福超市里。晚上去逛超市其实就当做是饭后的散步了,在超市里慢慢悠悠的寻找,但也并不是全然漫无目的。走过电器区、厨具区、日用品区、食品区、生鲜区……最后在询问了一个超市员工之后才找到那一片地方,也许是干货区。走近,一排排干货整齐排放,坚果、香料、虾片、枸杞……我看见一个穿着不合身的超市工作服的黄发小姑娘就在旁边。

再联系

当互联网技术发展到了无处不在的今天,从今以后,这世上不会再有人因为通讯条件的原因而和曾经的人断掉联系。当真的和一个人断掉联系,那唯一的可能就是因为和这个人没有联系的必要。但随着技术的极速进步,或许曾经和我们有过任何关系的人想断都断不了。

我想起一段奇特的经历

这件事现在想起来稍微有一点模糊了,在发生的时间和具体细节上已经记不太清楚了,但这件事对我的影响之大,直接改变了我的兴趣爱好和对这个世界的看法。这段经历我从没向任何人讲过,因为当时的我已经明白,这种事给同学说,同学不会懂,给大人说,大人更不信。发生后这么多年来时不时还会想起这件事,但心情已然没有当年那般令人震惊。这件事在我的脑海中越来越模糊,我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再想到这件事了,最近有一个忽然闪过的念头让我重新想起了这件事,我不希望就此忘记,终于将念头抓住,决定写下来,避免以后再也回想不起。

一些想法

看到网上两天前的一篇《诗人海子自杀》的专题,想到如今现实与多数人理想的冲突,又或者想到的是自己在生活中的所见所闻,让我不禁对海子这样能在自己的热情与世界中沉醉的人肃然起敬。

我眼中的城镇化

“肖宇啊,你在主城有房子,当然轻松哦,不用负担什么,吃饭还可以在家里吃。”我同学对我如是说。

大学期间,我所在的班上只有24个同学,他们中有大部分在上大学之前都不是在重庆主城生活的,而是主城周围的区、县、村。在校学习的时候由于是住校,所以还不觉得,而到了毕业1年多的现在,我和同学们才开始感觉到生活的不容易,而最不容易的,还是从农村来城市工作和生活的我的同学。

混吃?等死?

最近比较迷茫,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做什么。从杂志社辞职后,经过一个月的休息,我又通过互联网找到另外一个工作——某珠宝公司的网络技术员职位。本来带着满心的期待进入公司,却发现工作和想象的很不一样。

这个工作的不好

还是从前那个周杰伦

像我这种岁数,这一代的人,多多少少都在学生时代听过周杰伦的歌,当时他的歌(不论是磁带、CD、VCD)一直是同学之间最大的谈资之一。还记得我最初在小学的时候听到《双截棍》和《忍者》,那时候只是觉得那劲爆的旋律十分的洋气,是当时高年级的高中生们听的歌曲。在熟悉了周杰伦后,跟着那时的他留长头发,被大人批,上课装深沉,被老师批。用现在的观点来看,就是一个装逼的屌丝,可那时哪里管这些,因为他是我的偶像。

我为什么辞职?

闲来无事的时候,我很喜欢一个人前往位于重庆市动物园旁边的九龙坡区图书馆。从大门进入图书馆上去二楼,再往左走,里面就是期刊阅览室了。里面的杂志十分丰富,人不多。慢慢翻阅,可以轻松地耗掉一下午的时间。

这里一直有一个问题,那就是里面的读者多数是老年人,虽然零零散散的只坐着十几个人,但有八成都是六十岁以上的年纪了。偶尔会有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是因为发现这里比较安静,中学生可以在这里做作业,大学生可以在这里自习。而我总是为了看杂志才去那里的,里面的杂志虽然多,但感兴趣的只有那么几本,其余的杂志有时候会随便翻翻便匆匆放回架子上。多数杂志都只是会在架子上待上个把月便被下一期的替代,无人问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