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in Category: 碎语

对未来的一点判断

(本文来自FT中文网的一篇访谈文章,节选自经济学者陈志武的回答,稍有改动)

从人类历史来看,从一万多年以前到现在,每次技术革命都使得收入差距、社会矛盾恶化。每次社会组织形式的进一步复杂化、等级化,也造成了财富差距和社会矛盾的恶化。很多历史学者研究也发现,人类历史上真正让收入差距、财富差距拉平的主要方式,还是两大类:一类就是大规模的暴力事件,包括大规模战争,还有一个就是大规模的瘟疫。

很多人问,这一次,人工智能、AI机器人和大数据,是不是能拯救人类,改变过去的历史规律?正好相反,历史还会重复。道理很简单:每次技术革命虽然也会让大众受益,但从财富创造、收入提升的角度来讲,很遗憾,只有极少数的人能够知道如何充分利用这些新技术的潜力。如果马云生活在原始狩猎采集社会,是肯定没办法成为首富的,因为在那个时代生存,要身强力壮,个子高大,才可以去跟动物打。但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到今天,成功靠的更多是情商、判断社会和技术发展趋势的能力。

每次新技术出来后,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愿意去学习它,即使愿意去学的人,很多也没办法完全把它的潜力搞明白。因此走到最后,每一百个人里面,可能只有两三人能够把新技术及其潜力真正理解透、挖掘好。从一万多年以前到现在,总的来讲,一次次的技术进步,使得人的财富差距、收入差距、地位差距不断拉大。

但是从人类更长久的历史来看,是非常乐观的。很多历史学者做过很多研究,从原始社会到现在,每年的暴力死亡率,包括凶杀、误伤,还有每年10万人里死于战争的人数,总体上是越来越低的。人类走向文明、走向更平和的生存状态这个趋势,是非常积极的,一点都不含糊的。长期是乐观的,但短期里是不是会走一些弯路?人性告诉我们,不仅仅是会,而且往往是必然的。因为人不会在没有经受教训的情况下去改变自己的行为。所谓的不见棺材不掉泪,吃一堑长一智,说的就是人类进化是靠吸取教训再前进的总体规律。

十年前那个瞬间

在十年前的夏天也就是我十七岁的时候,记得当时与高中同学们一起参加学校组织的一次晚会表演活动,而我们几个参与的同学需要在下午提前去场地排练。我只是一个不上台的记不清是负责道具还是台词还是音乐的幕后人员。正准备和同学们一起从杨家坪的学校前往位于谢家湾的还没拆掉的建设影剧院,那时我正在教学楼的一楼望着楼梯的拐角,等待着一路的几个同学下来,其中还有一个姑娘是我很喜欢的。借着表演活动这个理由,我们那天下午可以不用上课,心情轻松而愉悦,我在等待的时候……清晰地记得在那个瞬间,我突然觉得:“此时此刻!放下学习不关心考试和未来的我,能够尽情开心地和同学们一起参加活动的我,在十七岁的美好年华,是一生中最无忧无虑最单纯而美好的时光”。想到这一点,我对待那次的活动就无比珍惜。一转眼已过了十年。

那次我们的表演借鉴了《超级变变变》舞台形式,不知用纸还是布捏成球形,模仿蜡烛燃烧时流下的烛泪。

离开

在后期剪辑的岗位上做了这么久,是时候说再见了。工作中的每一帧镜头,每一段声波,每一个演技夸张的主持人,每一个只卖998的产品,都是这一路上的风景。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感谢每一个让我改片子或修图片,每一个让我连打印机或修电脑,每一个跟我聊天、开玩笑、分享零食的同事和朋友们。永远都会记住与大家共事,互相帮助,一路走来的这段难忘时光。然前路漫漫,后会有期。用一首看过的无名诗作为结束:

呱呱坠地
首幕必有哭戏起
白纸的你我便茫然入戏
绚烂,灰暗
狂欢,孤单
……
时转时停的轮盘
无法预判的循环
喜怒哀乐短短几幕还没凑齐
便被转得眩晕
更糟的此时才被告知
昼夜,四季
二十四时,生老病死
人生这部剧
无法彩排,NG
更别提后期剪辑

向着产业分工的顶端迈进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我没有任何理由不去这么做,作为软件行业的前沿技术,我清楚地明白掌握这些技能就可以轻松的迈进产业分工的顶端,并且同时成为国内社会的中等收入人群,这是如此清晰而明朗的方向,需要的只是一些毅力和智慧。在这样一个年纪,在身边多数朋友都有点迷茫的时候,唯独当年软件专业的同学们目标清楚并且坚韧执着。这是时代的机会,在自己精力最充沛的人生阶段,如果抓不住或许就再也没有下一次了。

花生漫画电影

我完全不曾想到,今年居然能够在电影院里看见全新制作的花生漫画电影,11月6号中美同步上映真的好开心啊。

大约十几年前,那时还是小孩子的我两次无意间把电视频道调到了CCTV-6,从头到尾看完了最早的两部花生漫画电影——1969年的 A Boy Named Charlie Brown 与1972年的 Snoopy, Come Home,从那之后我看待这个世界的眼神都温柔了许多。

记得曾经家里订的《重庆商报》上还连载过一段时间的花生漫画,被放在报纸上的文娱版块,也不那么引人注意。花生漫画在国内一直不是特别流行,很多人知道史努比这条狗,但却很少了解狗主人查理布朗和其他角色,毕竟这确实是一部很老的漫画了。它的故事从来没有激情和热血,既不曲折,也不搞笑,也不感人,在目前这样的时代真的是格格不入。

它有的只是一种润物细无声的生活态度和处世价值,因为主人公查理布朗诠释了一个现代失败者的最后尊严。在没有奇迹发生的世界上,一个为人和善脾气好,爱护动物和朋友,学不会任何技能,一事无成的老好人该如何活下去。他过节收不到卡片,聚会收不到邀请,任何比赛总是会输,明白自己的能力不足以对抗世界,所以每一次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趴下了,而后善于自嘲,接受事情变得越来越糟糕的悲剧逻辑。在大多数人认为好人有好报的世界里,查理布朗就是个真正的例外,而他唯一拥有的乐观主义能让他享受失败到来前的短暂领先。

他就是普通人的缩影,因为我们中的大多数人熟悉“失败”比“胜利”更多。在所有我看过的动漫作品中,最爱的还是PEANUTS。还记得第一部电影的最后,莱纳斯对遭受重大挫折的查理布朗安慰说:“无论发生什么,这都不是世界末日”。查理布朗才从床上坐起来,穿好衣服,重新走出房间,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peanuts-poster1-gallery-image

股票的波动

最近一段时间,股票的关注度被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在我的印象中,同事、同学、朋友……似乎周围的人都开始谈论股票相关的话题,而最近几天,这种关注度更是达到了顶峰。究其原因,首先当然是2015上半年中国股票市场连连上涨,给人们带来了赚钱的喜悦和期望,这种感受陆续传播,慢慢地感染了社会中的许多人,将他们带进这充满诱惑、贪婪与恐惧的中国A股市场当中。而最近几天以来,创纪录的下跌幅度让几乎所有股市的新人们真正领教到了什么叫做投机市场中的风险。而作为在2013年初就涉入股市的我来说,理性的判断与稳妥的决策让我没有受到什么损失,但市场如此剧烈的波动毫无疑问会牵动许多人的生活。

公司同一个办公室有3位同事也炒股,但均没有逃过这一轮暴跌。我大学同寝室的同学,同时也是我的好朋友,在北京幸辛苦苦地积攒了十万元钱,由于他使用了融资杠杆,在这一轮的下跌中几乎损失殆尽,不禁令人感到惋惜。果然,在险恶的金融资本市场中,包括我在内的广大普通老百姓还是Too young, too naive.

又是一年高考时

高考之前,负责给同学分班的老师就像是命运之神一样的存在,他决定了你小学认识的人,初中认识的人,高中认识的人,进而,决定了你最好的朋友是谁,印象深刻的同学是谁,以及情窦初开时爱慕的对象是谁。直到高考,学生们才真正的掌握自己命运。

如果那年,我多对或者多错两道题,那么现在会不会在不同的地方,认识完全不同的人,做着完全不同的事……果然,高考的迷人之处,不是在于如愿以偿,而是阴差阳错。

电子游戏

游戏从来就没有原罪,游戏简单来说是一种人透过其来获得快乐的活动,这不仅存在于人类当中,在许多哺乳类动物里也存在着大量的游戏行为。历史悠久的游戏发展到如今,群体智慧造就出的先进的电子游戏早已成为一种艺术形式,却反而受到各种指责。即使不玩电子游戏,人们也会花费相同的精力通过其他方式满足娱乐的需要,吃喝玩乐,不一而足。而往往人们会在打牌打麻将这种低等级赌博游戏中获得满足,完全无法与电子游戏相提并论。这甚至让我觉得电子游戏是这么的单纯,而单机游戏则毫无疑问是其硕果仅存的精髓。

“人们利用剩余的精神创造一个自由的世界,它就是游戏。这种创造活动,产生于人类的本能。”席勒说:“只有当人充分是人的时候,他才游戏;只有当人游戏的时候,他才完全是人。”

两首钢琴曲

Erik Satie – Gymnopedie No.1

George Winston – Variations On The Kanon By Johann Pachelbel

INTERSTELLAR

“我们曾经仰望星空,思考我们在宇宙中的位置。而现在我们只会向下看,担心死去后找不到埋葬自己的位置。”

我十分喜欢电影里面的这句话,《INTERSTELLAR》是迄今为止我在电影院里看过的最喜欢的一部电影,我对科幻类型的电影毫无抵抗力,因为科幻始终是人对于理想和未来的一种体现。除去影片本身的宏大震撼,我更喜欢电影里所流露出来的理想主义和人文关怀,因为这对当今中国社会的颓废与犬儒是最好的救济。理想和追求是人区别于动物以及活出价值的重要因素,或许许多人会认为我们仅仅是普通人而已。尽管是这样,可毫无疑问的是,人类的将来绝不会仅仅局限在地球上,眼光应该更宏大和深邃,有一句话是:“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故志当存高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