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in Category: 转载

房租暴涨、消费降级与“金融难民”

张林

(本文来自FT中文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8年7月份,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一路下降到8.8%,上一次出现这么低的居民消费数据还是在15年前的通货紧缩时期。这意味着近年来居民的收入增加相对有限。同一时间,2018年前7个月,居民个人所得税总额为9225亿元,同比增长20.6%,已经超过2015年的全年水平。这又意味着居民的收入增加幅度较大。两个极难作假的数据,却指向了两个截然相反的方向。唯一可能的解释是,中国的贫富差距正在快速拉大。

加班是一种坏的工作方式

任仲然

(本文来自人民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有些单位经常加班,紧张的时候一些员工每天不得不工作十几个小时甚至彻夜不眠,实在太困了就在沙发上打个盹。这种现象在一些机关部门表现得尤为突出。凭个人经验和感受,我不得不说真话实话,加班是一种坏的工作方式,这里起码可列出它的三个坏处。
第一个坏处是,造成工作混乱无序,致使边际效应递减。说尖刻一点的话,那些热衷于让员工加班的领导,大多是喜欢瞎折腾的人,似乎在表现他的负责与敬业,实质是因为没有本事或本事不大。人的精力有限,八小时之内不能有效完成任务,那么加班同样是低效率,结果就会形成恶性循环。

谁不是一边娶妻生子,一边死在路上

老夏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转载请注明出处。)

26岁,你看着身边的人都结了婚

婚礼的份子钱逐年递增

春节回家,父母从带你串亲戚

变成了带你去见相亲对象

见了十几个姑娘

你每次都觉得和那个她比

差了一点

文革:极权制下的群众运动

许成钢

(本文来自FT中文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化革命是一场极权制下的群众运动。一方面,它有着典型的群众运动的特点,另一方面,与其他极权制下发生的群众运动相比,文革又有其明显的独特性。

极权主义依赖恐怖统治社会。这种恐怖统治分两类,一类是由党和国家的统治机器直接进行,例如斯大林用秘密警察监督全社会,这是极权制的常态。秘密警察是极权主义恐怖统治的基本方式。但是,在一些国家,极权主义的恐怖统治在一些时期也会以另外的方式呈现:由暴民操作的恐怖暴政。也就是说,不由党和国家的秘密警察来执行,而是发动群众运动,用“群众”的手清除,甚至杀害反对者。作为非常重要的发动文化革命的领袖人物,林彪说:“什么是政权?就是镇压之权。”这种血淋淋的话,让我们从另一个侧面了解为什么民主宪政极为重要,因为它的对立面的是镇压之权,是用镇压之权组织起来的政权。

中国经济发展的独特模式

茅于轼

(本文来自FT中文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中国经济发展取得举世曙目的巨大成就,可说是近一百多年来全球经济的最重要的事件。全球一百多个国家中,摆脱贫困成为富裕的只是极少数,大部分还不得不经受贫困之苦。而中国在不长的30多年中,从人均GDP排全球末位上升到中高收入水平,已经面目全非,名符其实地成为“新中国”。因此中国模式能不能在其他国家推广,是一个大家非常关心的问题。但是我认为中国模式是在特定的历史环境下产生的,走的是一条独特的道路,未必具有普遍意义。而且这条道路能不能走到底,最终成为发达国家,还是一个未知数。

卖火柴的小女孩01a的微博

佚名

我是在昨天看见这个@卖火柴的小女孩01a的微博的,是因为我很早以前关注了一个在微博上专门发布去逝者消息的微博——@逝者如斯夫dead,昨天刚好看见了这一条消息,当时是这么介绍的:“(最后微博2014年3月31日)她患有重度抑郁,独自在北京流浪求助。在没得病时她是个“大侠”,可病后却像个被打倒在地的拳击手。她一直相信自己是可以治好的,只是最后走投无路,选择4月1号离开。她说那天人们都在纪念张国荣,她也可以当做人们也在纪念她。”

我不知道这个卖火柴的小女孩的名字,也不知道她现在是否真的过世了,也不知道这是否真实,但从文字的点点滴滴中,我相信所看到的这个悲惨经历,以及悲惨中的温暖,这个女孩就像圣人一样在极端的逆境中依然拥有高尚的品德,果然,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我是多么希望她还活着啊!一共61条微博,我只选取其中一些转载一下。

起点公平和终点公平不能兼顾

茅于轼

(本文来自FT中文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在经济活动中的起点公平就是机会均等,没有特权。你能做的事我也能做;我不能做的事你也不能做。没有什么事只有你才能做不让别人做的。你能开银行,我也能开银行。你能进口石油我也一样可以,如此等等。没有特权就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意思。这一点在中国还远未能做到。有不少行业只有国家能办,普通老百姓是不能办的。比如上面提到的开银行,进口石油等等。经济活动之外的特权也一样,有些人有特权,杀了一个外国人都可以伪造证据,公安机关帮助他隐瞒起来。杀中国人就更不在话下了。大家对特权非常痛恨,变了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即使如此它还是顽固地存在着。它在中国已经存在了几千年。现在该到结束的时候了。

经济活动中的终点公平就是人跟人的收入水平都差不多,大家享受的衣食住行也差不多。人跟人在社会管理中有同样的机会,所能发挥的影响力都一样,在社会中有差不多的发言权。没有人有被排除在外,受压迫,被剥削的感觉。在这些平等中最重要的是收入水平的平等。因为在市场经济中钱的威力极大,有了钱方面的平等才谈得上其他的平等。不过其他方面的平等会影响到收入的平等,所以管理权,发言权的平等也至关重要。

中国社会需要一致的价值观

茅于轼

(本文来自FT中文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中国现在的社会是一个非常奇特的社会。一方面它有全世界最高的经济增长率,百姓的生活水平空前地提高了,现在平均一个人每月的工资相当于30年前一年的工资(以购买力比较)。中国人享受了自从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以来从未有过的和平发展的30年(这中间的173年大体上可分为六个30年,改革开放的30多年是独一无二的和平发展的30年)。这样的成就被全世界称为中国奇迹。在中国自己的历史上恐怕也能算是极其了不起的一段繁荣昌盛时期。

可是从另一方面看,情况又糟糕得出奇。政局非常不稳,维稳成了当局的首要任务。社会中各种冲突层出不穷,暴戾之气空前高涨。城管与小贩互相残杀,病人杀医生,百姓杀当官的。文革已经过去40年,但是还有人开批斗会,举着标语牌打倒谁谁谁。在全球大多数国家废除死刑的背景下,中国还在大批执行死刑。尽管冤死了不少人,现在照杀不误。联合国号召反对死刑,但是中国大多数人赞成死刑,甚至要求恢复凌迟处死坏人,让他们知道厉害。马路上吵架的人居然把对方躺在婴儿车里的小孩举过头猛往下摔死。文化革命毁掉了中国几千年建立起来的道德观。用残暴代替了仁爱,用斗争代替了礼让。道德作为社会中人与人的粘结剂荡然无存。

《红楼梦》前言

舒芜

(本文为岳麓书社出版之《红楼梦》前言,转载请注明出处。)

《红楼梦》是了不起的。它在中国古典文学里面,带来了一个全新的空前未有的东西,就是把女人当人,对女性尊重。

亲历1960年的饥饿

孙正荃

(本文来自炎黄春秋网刊外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前言:五十年后的今天再来讲1960年的饥饿以及死亡,似乎已经没有多少意义了。许多年轻的朋友或许会以为那一定只是个故事。不,作为省报的一个记者,我亲历了那段可怕的甚至是恐怖的历史,我有责任把它如实地记录下来(包括其中的虚伪和作假),为历史提供比官书更真实更具体的一个文本,因为对饿死三四千万无辜百姓这庄我们民族历史上没有过的滔天罪恶,至今依然羞羞答答,依然没有认真的反思,更谈不上问责,所以一点也不能认为我的记录已经是一种多余。为了表示我对历史的尊重,哪怕在细节上都不加任何修饰,所有的人物都是真名真姓。《炎黄春秋》2009年第10期上发表了原青海省委书记兼省长王昭的秘书尹曙生写的一篇文章,也为本文的真实性再次提供了有力的旁证,文章说,1960年省公安厅给省委的报告中说到“西宁市和湟中县发生人相食案件300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