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工作

加班是一种坏的工作方式

任仲然

(本文来自人民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有些单位经常加班,紧张的时候一些员工每天不得不工作十几个小时甚至彻夜不眠,实在太困了就在沙发上打个盹。这种现象在一些机关部门表现得尤为突出。凭个人经验和感受,我不得不说真话实话,加班是一种坏的工作方式,这里起码可列出它的三个坏处。
第一个坏处是,造成工作混乱无序,致使边际效应递减。说尖刻一点的话,那些热衷于让员工加班的领导,大多是喜欢瞎折腾的人,似乎在表现他的负责与敬业,实质是因为没有本事或本事不大。人的精力有限,八小时之内不能有效完成任务,那么加班同样是低效率,结果就会形成恶性循环。

离开

在后期剪辑的岗位上做了这么久,是时候说再见了。工作中的每一帧镜头,每一段声波,每一个演技夸张的主持人,每一个只卖998的产品,都是这一路上的风景。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感谢每一个让我改片子或修图片,每一个让我连打印机或修电脑,每一个跟我聊天、开玩笑、分享零食的同事和朋友们。永远都会记住与大家共事,互相帮助,一路走来的这段难忘时光。然前路漫漫,后会有期。用一首看过的无名诗作为结束:

呱呱坠地
首幕必有哭戏起
白纸的你我便茫然入戏
绚烂,灰暗
狂欢,孤单
……
时转时停的轮盘
无法预判的循环
喜怒哀乐短短几幕还没凑齐
便被转得眩晕
更糟的此时才被告知
昼夜,四季
二十四时,生老病死
人生这部剧
无法彩排,NG
更别提后期剪辑

工作趣事

这周五,当我还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刷着手机上着网喝着从网上新买来的进口香草味可口可乐的时候,公司的一个行政和一个平时我很熟悉的某电脑公司的技术员走了进来。他们的目的是在我们的小办公室里装一个指纹打卡机。为什么要装这个机器呢?听行政说,是因为某天也不知道是哪个同事早上在上班时间由于找不到我们办公室的几个人而给公司领导说了,那天或许是人都还没到,于是乎公司决定在本来不需要打卡的我们办公室里装一个打卡机,限制我们的上下班时间,这是原因。

曾经遇见

万般不舍,只言再见。
你愿走远,笑掩孤单。
逐光芒,未遇见,我以奔跑忘不安。
荒野之上,孤军奋战。
以梦为马,以汗为泉。
回头望,路以黯,人在旅途洒泪时。

年关一过,社会经济就像是电脑系统被还原了一样,都重新启动了起来,为了接下来的十二个月,也为了下一个年关。而年关结束的一段时间里,参加过工作的人都知道,各个企事业单位中多多少少都会离开一部分人。有的找好了下家,有的仅仅是因为厌恶,有的也许是追逐自由,总之缘由多样,但人们都是离开一个曾经熟悉并且协作和服务过的组织。我姑且把这种将不同年龄阶段,不同文化背景,不同性格喜好的人群集中在一起,为了一个目标而奋斗(通常这个奋斗目标是盈利)的组织称为“单位”。我们都有自己的一个单位。曾几何时的中国社会,一个没单位的人寸步难行。单位,即是一个人的人生堡垒。而现在,市场经济将这座堡垒变成了一个篱笆,稍微不安分一点儿的人都可以随时从篱笆中跳出去。每当有人离开公司,我总会感到一种“人走茶凉”的凄凉感。毕竟,之前的见面,很可能就是人生中的最后一面。

工作的日常

工作僅僅是生活的一部分,但對於大多數人而言工作卻是為了更好的生活。

而不論什麼工作,在歷史的長河中都是為人類進步事業所做出的傑出貢獻。

理想中的工作实现了?然后呢?

生活总是让人意想不到,在去年的6月我写了一篇文章《混吃?等死?》。文章中我写明了自己理想(意淫)中的工作,恍恍惚惚一年过去了,目前的工作状态和当时文章中所描述的工作状态相差无几,可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吗?我又开始闲的蛋疼的对自己产生疑问。

生活工作

工作和生活。

不管你病倒了,还是你死了,你的工作单位都会在第一时间找到人代替你,一切依旧。

你病倒了,你的爱人、朋友、家人都会担心和难过。

如果你死了,你的家庭就从此不同。

别再秉持“工作第一”、“坚守岗位”、“亡命工作”的变态价值观了。

混吃?等死?

最近比较迷茫,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做什么。从杂志社辞职后,经过一个月的休息,我又通过互联网找到另外一个工作——某珠宝公司的网络技术员职位。本来带着满心的期待进入公司,却发现工作和想象的很不一样。

这个工作的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