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理想的胳膊拧不过现实的大腿

在上个月末我终于完成了人生中的一件大事,说是完成了,或许这仅仅还是开始呢,这件事就是买房。虽然我在去年写的文章《关于买房》中充分表达了我对于买房的态度和观点——我的内心其实是不希望在这个时间点买房的。但是,理想的胳膊拧不过现实的大腿,买房不仅仅是自己的事情,在一些情况下也会成为家庭的事情。买房之所以算得上是人生中的一件大事,是因为在这个时代对于普通人来说,它承载的意义并不仅仅只有居住意义这一项,投资、教育、医疗甚至婚姻等等都能够和房子扯上关系。而为了买这套房,我父母不仅花了大部分积蓄,并且我自己也背负上了三十年的贷款,这其实是很承重的,不过我的心态比较好,既然大家都说买那就买吧。而之所以会在此时决定买房,和我的家庭以及重庆房地产市场变化都有很大的关系。

自高中以来,我家本来有两套房屋的,一套是父母当年福利分配的房屋,位于直港大道旁的民主二村,在这套房里住了有差不多十年。另一套则是现在住的谢家湾的房屋,自从爷爷去世之后,我和父母就一起搬了过来,和最亲爱的婆婆住在一起,到现在也住了有差不多十年,我也从来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但我忽略了一点——我妈与婆婆之间的婆媳关系,作为千年难题的婆媳关系确实不是很好调和,可毕竟也住了十年之久了,这十年来也没有很大的矛盾。但最近的一件事却导致了矛盾升级,婆婆作为一家之主为了能够在子女之间一碗水端平,为了对现阶段经济条件不太好的嬢嬢给予照顾和支持,婆婆把本来已经给予我父母的这套房屋划分了一半出去给予嬢嬢。我虽然能够理解婆婆的用心,但这确实会导致我妈和婆婆之间的隔阂,这是其一。

其二,一直以来,重庆作为实行房产税制度和地票制度的地区,房屋价格相比全国主要城市来说一直是处于相对低位的,这和直辖市以及国家中心城市的地位并不相符。而自从去年黄市长离任之后,重庆的房地产市场蠢蠢欲动,并最终在压抑多年之后迎来了一轮上涨行情。从我本人的个人观察来看,从2016年10月到今年4月这个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重庆主城区域的房地产价格普遍上涨了30%左右,这算是很大的涨幅了。我和爸妈基于对房价会继续上涨的预期,或者说,对房价会继续上涨的恐惧。不得不担心重庆的房价也会像北上广一般超过普通人的承受能力。所以当这一轮上涨行情出现之后,我们不得不将买房的计划提上日程。

当我们决定买房了之后,紧接着就是选择楼盘和看房了,由于我工作日要上班,所以平时都是父母出门在主城各个楼盘之间进行实地考察,我只有周末的时候才有空和他们一起去看看房。而在选房的过程中,交通便利性和价格是我主要考虑的因素,除此之外,由于自己是土生土长的老重庆人,说实话还是有一点老城情节的,这也影响了我选房时候的偏向,基本上没有考虑渝北区那边的楼盘,因为我总感觉在渝北那边住着和其他平原城市的感觉差不多,那还是重庆吗?我心中的重庆就应该是有陡坡有梯坎有江水的,而且渝北区的楼盘在交通便利和价格上也并不占优势。

就这样过了几个星期,楼盘也看了很多之后,在4月的一个周末和父母一起外出看房的路上,开车经过石桥铺的原重庆啤酒厂地块时,突然发现路旁几栋拔地而起的新建房屋,房屋上还挂着大大的楼盘名称和电话。当时我们便觉得这个楼盘的交通区位不错,估计价格应该也很贵。抱着先打个电话问问的心态我们咨询了楼盘的价格,结果给我们的报价是1.4万至1.6万之间,这对于价格敏感的我们来说当时便放弃再详细了解的想法了。于是乎我们继续本来的行程,去看了另外一个楼盘。当我们三人看完了其他楼盘回家途中再次经过这个楼盘的时候,我想着反正顺路就拐个弯去售楼中心看看。说起来也是机缘巧合,本来从来没有关注过这里,结果拐个弯去看的当天就交了两万元的定金。之所以会立马就选择在这里买,是因为去了才发现这个价格是跃层的价格,房屋在客厅的顶上有6米的层高空间,如果自己浇筑一层的话,平均下来的价格就刚好是1万元每平米的价格。在这个地段,这个时间点上,相对来说是比较划算的了。如果不加盖一层房间的话,那6米层高的客厅给人的感觉将会完全不一样的。

建设中的住宅工地,2017年5月

在我心里一套房子最重要的属性就是地理位置,也就是俗称的地段,它决定了你将来生活的范围,出行的便捷程度,在我和父母所考察的所有楼盘当中,这里是唯一一处在三条轨道交通线的交汇处并且周边生活配套成熟的楼盘了。从这里出发到轨道交通一号线、轨道交通环线和轨道交通五号线的距离分别是700米、600米和570米。特别是在重庆这样具有巨大潜力的城市,将来会吸引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城市车辆会越来越多,道路会越来越拥堵。而轨道交通就是在可预见的未来唯一快速方便的出行方式了。所以当我考察这个楼盘的时候,觉得对于需要每天上班出行的我来说,不论以后在重庆的哪个地方工作,从这里出发都能比较快速的到达目的地。而如果是开车的话,从石桥铺出发不论到哪个地方都是相当快捷的。

房子就这么买下来了,一套在石桥铺的房子,远离了我从小到大生活的谢家湾,但怎么说呢,我一直觉得石桥铺是重庆一个具有生活气息的地方。读书时曾有幸在暑假期间来到石桥铺打工一个月,在这个电脑城待久了就能感受到,无数城市的打工族也在努力追寻梦想和未来,这里既有十几岁的小年轻,也有五六十的老司机。每天都能见到在以赛博、佰腾、泰兴为主的几大电脑城的楼下热火朝天的打包发货,不论是主机,显示器,打印机还是耗材配件,没有一刻是停歇的。棒棒们挥汗如雨地把大包小包的包装箱搬上卸下,旁边的工作人员就站着拿一支蓝色圆珠笔在随身的笔记本上勾勾划划,笔记本是那种前后翻页的老式本子,用手垫着,我怀疑下笔时稍微用点力就能将其戳穿。下完货能看见棒棒们左右开弓地在一根棒棒挑上五六台打印机的场面,从包装上能看出来是高端的彩色激光打印复印一体机,一台的重量几十斤,就不由地对他们的辛劳肃然起敬。在卸货的地方不远处,与锈迹斑斑跑起来噶几响的货运长安车交相呼应的是,在泰兴电脑城后面一条不到100米的道路聚集了十几家苍蝇摊子,虽然此处混乱喇叭声讲话声炒菜声此起彼伏,但别说,味道是真的不错。记得我人生中第一次吃肠粉就是在这“饮食一条街”吃到的,老板和老板娘不知是广州还是福建来的,他们用家乡话交流我是一个字都听不懂,吃肠粉的时候看见他们两个可爱的不到十岁的女儿在后面的板车上蹦蹦跳跳,感情这是举家来渝卖肠粉啊!肠粉摊对面还有一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摆的章鱼小丸子摊,价格记不清了,不知是两元一个还是三元一个,吃起来一口一个是完全没问题的。当时对我来说感觉是有点贵了。沙拉混上海苔和肉松,加上烤肉丸子本身的味道,让我觉得这简直是人间少有的极品美味了,可是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自己吃的是不是正宗口味的章鱼小丸子。这一切让我觉得生活也是有滋味的。

在电脑城还能经常看到上了年纪的老人来买东西,由于不懂电脑知识被坑是肯定的。一次在百脑汇一楼的莱得快买奶茶喝,等待期间偶然透过商店的落地玻璃窗看见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大爷穿着厚厚的深绿色军大衣,裤腿上沾满灰尘,当时的天气我只是穿着衬衫,说明老大爷身子虚。他左手杵着一支拐杖右手插在大衣口袋里,慢慢慢慢地走路,身旁每一个人都能超过他,刚走到店门前便停了下来,右手从军大衣口袋里慢慢地拿出了一个摄像机,我从外观上能看出这是一台廉价塑料材质的小型录像机,在我眼里就像是一个玩具,其价值估计不会超过两三百。当时我就在想,这是什么情况?这位老大爷是不是被电脑城的奸商骗了几千元?这样一个廉价的塑料录像机,也许只有几百万的实际像素能有什么效果?而老大爷拿出来看了几秒钟后又慢慢放回口袋,像很宝贝似得,手也一直没有从口袋里抽出来。不知道这录像机是他才买的,还是拿来退货被拒,或许老大爷想用这个现代设备录下晚辈的视频做个念想,却不知道自己吃了大亏,或许这一切又是我想多了?这一幕让我觉得生活也是充满了陷阱的。

石桥铺就是这样一个矛盾的地方,尽管有些乱,人口密度高,三轮车聚集,但我觉得这地方有其他地方少有的生活气息,甚至有一种赛博朋克的味道。随着社会和城市的发展,我相信这里的道路会越来越整洁,高楼会越来越现代。新房旁边新建的购物中心看起来十分有档次,可当初坐在塑料凳上吃肠粉那种切身感受,如今消失在写字楼之间和钢铁丛林之中,早已荡然无存了。

One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