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记忆碎片

零几年我读小学时,喜欢去网吧玩游戏。当年我推开一扇铁门,进入了一个开在居民楼2楼里的网吧,网吧里只有寥寥几台电脑,主机被锁在改造后的木制主机柜里,桌面上放着的是显像管显示器。这个网吧是由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改造而成的,客厅就是网吧的主要营业空间。网吧老板晚上就住在其中一个卧室里,而老板儿子就住在另一个卧室,老板一家白天就在自己家营业收钱,想必当年也是没有营业执照和任何手续的。这家网吧由于没有房租成本,在价格上比附近的开在门面里的网吧要便宜每小时5毛到1元钱,所以长期以来还是有顾客光临的,尽管他家的电脑和环境都差一些。我去那儿的次数不算多,但我多次都能遇见一位当年已经三四十岁的女人在玩游戏,她独自一人坐在其中一台电脑面前,也不和别人说话,也不和朋友一起,并且每次玩的都是同一个游戏——《星际争霸》。这虽然也是我十分喜欢玩的游戏,但是显然这个游戏的乐趣是和真人一起对战,而不是人和电脑之间,那时我觉得她是孤独的。

后来我一直比较困惑的是,她这个年龄的女性不应该是十分忙碌的吗?忙于孩子,忙于工作,忙于家庭。在零几年的时候,那时很少有女生去网吧上网玩游戏,就更不用说三四十岁的妇女了。我去了网吧并不是立马就开始玩游戏,有时候要等位子,有时候也只是去看看同学,我在一旁发现,她玩《星际争霸》只选择人机对战一种模式,并且是自己一个挑战7个电脑,当然当年的电脑虚拟玩家都比较愚蠢。她每次都会及时把路口堵上,把游戏中人类的坦克架好,就只等电脑的大部队傻乎乎地向路口冲过来送死了,虽然我觉得这样玩有一点无聊,但是她确实很享受这一刻的感觉。眼见策略成功,电脑的部队不停送死,自己的坦克不断输出火力,她坐起了身子摆动了一下两只胳膊,展现出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我回想起来更能理解的一件事是很多人都有自己的难处,人是需要从游戏或者其他什么东西里找一些安慰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