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家附近,夜重庆

當夜幕降臨后,哪裡都沒有家好,哪裡都沒有重慶好。

記事起,這附近都是平房。夜晚潮濕而陰暗,小路用一大塊方形的石頭砌成一步一步的,每一步都被無數過往的人磨得光滑而有弧度。灰白水泥電線桿上的白熾燈,有的破損,有的發出暗黃的光纖,卻被飛蟲縈繞。

轉眼間,混凝土拔地而起。夜晚明亮得刺眼,少了無數可以品味的細節……

曾經我家經營的那個破舊的遊戲機廳,只有幾平方米大,幾台老舊機器,小時候要踮起腳尖才能夠著。不論大雨還是夏日,守著遊戲廳,去旁邊店鋪買一個鍋魁。那種味道,再找不到。後來大人們經營的老茶館是謝家灣這片最受歡迎的一個茶館,每天人頭攢動,好不熱鬧。再後來,為了給規劃好的大橋建設讓路,整個謝家灣都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直到現在。

都搬走了。房子,學校,建設廠。

随之而去。记忆,味道,懷念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