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理想中的工作实现了?然后呢?

生活总是让人意想不到,在去年的6月我写了一篇文章《混吃?等死?》。文章中我写明了自己理想(意淫)中的工作,恍恍惚惚一年过去了,目前的工作状态和当时文章中所描述的工作状态相差无几,可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吗?我又开始闲的蛋疼的对自己产生疑问。

自从去年6月从周大福辞职后,没过多久我便通过亲戚的介绍来到了这家公司,一个广告公司。最初自己是作为网管这一职位来到这家公司的,由于是介绍进来的,所以我并不确定公司是否真的需要我这样一个人,在最初两三个月里自己也的确没什么事做,这导致我每天都有一点不好意思,似乎感觉自己对不起这份工资一样。后来通过一些机缘巧合的事情,自己加入到了2013年重庆卫视《奇迹梦工厂》综艺选秀节目的网络宣传工作中,可由于一些客观的原因,一群人努力的效果却不是很好。当节目的最后一期录制完毕后,在离除夕夜还有几天的时候,看着北京公司里的人渐渐都走了,自己带着一些伤感从北京飞了回来。通过《奇迹梦工厂》这个节目,自己第一次去到北京这个城市,认识了一些工作上的同事,也算是一些收获。

当2014年的春节过完之后,不知怎么的,重庆公司里陆陆续续离职了一批人,之所以不是一些人,是因为我感觉离职的人数在一个40人左右的分公司来说算得上一批人了。离职了这么多人,我想既有国内大环境的原因,也有公司小环境的原因,而离职的人当中就包括了从事后期制作的那位同事。

作为公司里除网管外唯一和IT沾边且具有技术性的职位,当那位同事提出离职后,我自然而然的就被调配到后期制作岗位上了。本来公司里还有一位此前做过,能够胜任此职位的同事,可人家是关系户不愿意来,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当我独自挑起大梁后,发现这个工作居然如此的适合我,简直就和我理想中的工作状态相差无几。

除了公司离家需要二十几分钟车程外,其他方面几乎都满足之前的要求。由于办公地点是在离公司一街之隔的另一栋楼的一间办公室里,所以自己通常是每天9点钟在公司打完卡,打卡之后就径直下楼。要么选择在公司楼下买一碗咸菜稀饭拿回办公室吃,要么走两三分钟的路来到著名的彩电面庄吃一碗热气腾腾的小面。不过一般来说早上我都会食欲不振,吃不了多少,有时会在家里简单吃点东西再出门,所以早上并不是天天都吃这两样。吃完早饭后待在办公室里,对着打开的电脑,基本上和待在家里对着打开的电脑是一样的惬意。在登录QQ,查看了收件箱后,泡上一杯茶或者麦片,一天的工作就算正式开始了。没有紧张感,也没有压迫感,因为这是另一栋楼的一间办公室,办公室里只有我和另外3个同级别的同事,而领导同志一般是不会来视察的。就这样,只要手头上没有事情的时候,自己便可以随心所欲的看网站、刷微博、看手机甚至是玩游戏。到了中午,被同事叫去一块吃饭。酒足饭饱后回到楼下办公室,戴个眼罩,靠在椅子或趴在桌子上午睡一小时。醒来后带着朦胧的睡眼开始下午的工作,下午我一般会玩一下《DIABLO III》。而我的工作量,没有一天是饱和的,平均每天的饱和工作时间只有三、四个小时。So~感觉是很爽的,而这个职位的另一大优势之处是,由于后期制作在视频输出时需要电脑拥有强大的计算处理能力,所以直接导致了我的办公电脑是全公司性能最高的,并且有两台这样的电脑。我将两台主机分别放在左边和右边,将两台显示器组成双屏放在桌面上,用微软推出的Mouse without Borders软件同时控制两台电脑,这样一来仅仅需要一套鼠标和键盘即可。再设置一个共享盘来共享文件,可以在一台电脑上输出Betacam录像带,同时在另一台电脑上剪辑视频。面对两台如此高性能的电脑,我又怎么舍得在外设上拖后腿呢?原配的键盘鼠标自然是不能用了,将家里闲置的Razer DeathAdder Black Edition鼠标拿到公司来,并自费购置了全新的Ducky zero DK2108青轴机械键盘。好了,这样的设备部署以及装备,将我的工作效率提高到每天的饱和工作时间从三、四个小时降至一、两个小时。

为何前一位后期制作同事会离职?我想除了他的个人原因外,对电脑的综合利用能力来提升工作效率也是其中之一,他觉得这个职位的工作量与薪酬水平不符。提到薪酬水平,这的确是衡量一个工作好不好的最重要指标之一。自从调换了工作岗位并调薪后,加上其他一些收入,我每年的可支配收入勉强能超过2013年北京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但超过得不多。这毫无疑问是一个很低的收入。

我看着我的大学同学们,一个接一个的去到繁华的北京,寻求更好的未来,更高的工资。毕竟在重庆租房住与在北京租房住又有什么区别呢?而我在重庆的家,恰恰成为我的羁绊,或许等我想通后,我也会选择去北上广,去试一试,去换个环境,去多接触一些人。何时能想通,让我放弃这里的闲适和安逸?

深入的想一想,去到北上广之后,然后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