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标签: DNA

一个生理学意义上的父亲

我还记得最初是在手机上的支付宝APP上看到的信息,那是一个无聊的时刻,我打开支付宝后并没有使用APP的常用功能,而是点了“更多”按钮,把里面可以进入的功能挨个试了试,然后进入了教育公益一栏下面的“校园工作”功能。发现支付宝居然也有找工作的功能,可能是因为好奇的原因,又或者是因为每天按部就班的清闲的工作,我的脑袋里突然想看看能不能碰碰运气找一份兼职的工作挣点儿外快。可翻了很久也没有发现有合适的兼职,唯独有一条信息引起了我的注意——重庆精子库招募志愿捐精者,我当时的想法是:“这个也算是兼职?”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