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边

呼嘯的火車穿過隧道,找到從前黑白的記憶。

永遠都忘不了小时候,在一個不用上學的下午,爸爸帶我來的這裡。

DSC_3338

還記得小時候?或者是十年前,五年前,兩年前,以及,在那时發生的點點滴滴……點點滴滴……

記憶這種東西,有時好,有時壞,當一個記憶力還不錯的人,有時候會因為腦海中偶然掠過的畫面而把現實看的無所謂起來,在別人眼中就變成了矯情。除了記得聲音和畫面外,更記得當時無法言喻的心情。

以前的路上經常能遇到敲著“叮叮咚咚”的賣麻糖的,手上的榔頭和鐵片除了可以用來發出聲響,更是切割麻糖的好工具,稱上一兩,兩三元錢,一路都是甜滋滋的。還有糖畫,五角錢一次,運氣好時可以旋轉到龍和魚,那種成就感簡直無可匹敵,運氣不好時就只有其他一些簡單的動物了,糖畫真是結合了美食與賭博的雙重誘惑。而在去往河邊的路上,不時有人挑著扁擔販賣小吃,我曾驚異于那左右兩個擔子的儲存能力,用兩個擔子就能將涼麵、涼粉、豆腐腦全部裝下。特別是在冬日,乘上一碗熱騰騰的麻辣豆腐腦,便覺得這是世間最美味的食物。當年還是小孩子的我僅僅是為了好吃好玩,期待著泥巴、江水和呼嘯的火車。而我爸,則在這一路上完成了一個父親對一個兒子的人生教導,讓我喜歡上這裡和熱愛生活中的一切。

這所有的味道,從我記事起,就伴隨著河邊吹來的一陣陣微風和泥土的味道。

DSC_3643

DSC_3657

DSC_3446

DSC_3435

DSC_3430

DSC_3450

DSC_3877

DSC_401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