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020年以来

2020年刚开始的时候,我还在一家公司的新媒体部做拍摄和后期,这也是我从电视台出来之后,时隔2年多再次回到这个岗位上,认识了好几个有趣的同事,印象最深的是我的编导搭档,叫许真,此外还有个花臂少女,虽然是少女但是也二十七八了。由于工作内容是抖音的拍摄剪辑,在一起讨论选题,拍摄素材,剪辑成片。这份工作现在回想起来还是非常快乐的,往事依旧历历在目不由得会心一笑。再后来开开心心地准备过2020年春节,突如其来的疫情爆发了,我和很多人一样,一开始是比较懵逼的,不知道意味着什么,后来公司迟迟无法复工,在坚持了一阵后,领导宣布部门就地解散,年后就不用去上班了。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突然的事情,其实说实话,我当时的感觉有点激动,年前拍摄完成待剪的好几个片子突然就不用剪了,感觉还有点小开心的。

可闲适的日子毕竟不会持续太久,我由于有房贷的压力,不得已还是要重新去找工作的。后来找到一份工作,前半个月上班的地点是在江津,那一阵全国的高速公路都不收费,我才发现原来到江津上班开车也不过一个小时而已,和正常时早晚高峰从渝中半岛去渝北比起来也差不多,可这份工作也没待多久,因为一些原因离职了,时间来到了4月,之后不久,我搬家了。

新家从2019年1月交房后就开始了慢长的装修之路,很多事情都是自己和父母亲力亲为的,虽然疫情期间稍有耽搁,但也装修完成了。搬家的动机是因为突然入职了一家公司,由于需要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做一个宣传片出来,婆婆家的显示器和办公条件相对来说不那么友好,会受到很大干扰,而我的MacBook Pro屏幕也很小,剪辑效率很低,所以我立马去电脑城买了一个2k显示器,并将主机搬到新家开始使用,后来证明这个选择是对的。在新公司工作得也很开心,工作轻松停车方便,最扯的是夏天遇到了几十年一遇的洪水,原本位于南滨路的办公场地被淹没了,后来搬到了茶园。

工作的间隙还是偶尔会和傅典语一起吃个火锅。当然,我还是会选择十分便宜的本地团购,因为都是我请客。

本以为会一直这样下去,可生活毕竟有很多变化。公司十月份的时候开始拖欠工资,公司告诉所有人主动离职的话可以拿到所有的工资,结果证明公司说话还是算数的,拿了最后一笔工资之后,我又离职了。2020年其实还是不容易的,果然人的一生还是童年最快乐,每当生活遭遇不顺,只要我回想起童年的快乐时光和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种种点点,我都会觉得我这一生值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