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一个生理学意义上的父亲

我还记得最初是在手机上的支付宝APP上看到的信息,那是一个无聊的时刻,我打开支付宝后并没有使用APP的常用功能,而是点了“更多”按钮,把里面可以进入的功能挨个试了试,然后进入了教育公益一栏下面的“校园工作”功能。发现支付宝居然也有找工作的功能,可能是因为好奇的原因,又或者是因为每天按部就班的清闲的工作,我的脑袋里突然想看看能不能碰碰运气找一份兼职的工作挣点儿外快。可翻了很久也没有发现有合适的兼职,唯独有一条信息引起了我的注意——重庆精子库招募志愿捐精者,我当时的想法是:“这个也算是兼职?”

忍不住好奇的我点进去详细了解了一下,发现各种要求刚好都能够符合。其必备条件是:1、年龄20-45周岁;2、大专及以上学历(要求提供学历证明);3、身高165cm及以上的中国公民;4、无乙肝、色盲、色弱、秃顶、近视低于500度;5、无遗传病史和传染病,能手淫取精。

但是满足其各项要求只是一个方面,并不能让我心甘情愿的去做这种看起来很不靠谱的事情,虽然多年的上网经验告诉自己这确实是一条真实的招募信息,但我最初只是对捐精这个行为表现出一定的排斥。接着我继续了解了一下志愿者可以得到的奖励和补助:1、对符合报名条件的志愿者,将免费提供价值2860元的身体检查(包括精液与染色体检查,对了解自己的生育状态有重大意义);2、如果完成整个捐精流程,将累计获得补贴、奖励5000多。

想起来自己很久以前就有做体检的打算(特别是精子检测这种一般体检并不会包含的项目),而且撸几次就能得到5000元的奖励,拿这钱去吃几顿火锅也很好啊,这就让我开始有点心动了。接下来就是心动不如行动,我在查阅了重庆精子库相关的新闻报道之后,加了一个他们的微信。其实重庆精子库并没有开办多久,是2016年才开始运行的。后来我终于决定去试试,当然一开始我只是抱着做一次体检的想法去的,打算去一次便不再去了,就是为了得到一个体检结果。于是乎在今年六月的一个周六(因为工作日要上班,而周日精子库休息关闭),我来到位于江北区洋河中路的重庆精子库,其实离观音桥也没有多远,走路过去只要十分钟左右。重庆精子库在一栋楼房的10楼,1楼的进门处挂了好几个招牌,包括重庆市计划生育协会、重庆市人口文化促进会、重庆市人口宣传教育中心等,看来都是在这一栋楼里面。进门直接坐电梯上到10楼,出来后就是一个大大的招牌。

接着便是按门铃,一个工作人员来给我开门,他问我是不是第一次来,我回答是。然后让我穿上鞋套进去,后来我再去精子库的时候,工作人员一看我进门就拿鞋套穿就知道我是来过的了。那天我去的时候前面还有一个人,看来大家都是周六才有时间去的。轮到我了,工作人员和医生给我详细讲解了捐精的一些法律法规,其实主要就是捐精之后无权查阅后代的一切身份信息,与后代之间不产生任何法律上的权利和义务。最后我签署了《赠精协议书》和《捐精知情同意书》。

签完字之后医生开始对我进行一些基本的检查,包括身高、体重、血压和近视度数等,然后问了我一些家庭的基本情况,有无遗传病史等Blablabla……最后,重点终于来了,医生给了我捐精的装备,一小块肥皂,一张毛巾,还有一个条码小纸条。然后他便带我上楼,楼上其实就是捐精室和实验室,重庆精子库其实是利用这栋楼的10楼和11楼两层楼打通来修建的,通过一个楼梯连接起来,感觉还是比较简陋,捐精室也只有三个房间。医生带我来到其中一个房间,给我讲解了一下流程和注意事项,包括如何用肥皂清洁不可描述的部位,讲完后他便下楼了。

我关好捐精室的门之后忐忑地回忆着医生讲的整个流程,而在这整个过程中旁边的电视里还不断发出AV女主角的叫声,没错!这个捐精室里面是有电视的,而且电视里还循环播放着A片,其目的我想当然是为了志愿者能更好的“工作”。我无奈地先把电视声音关小一点,然后回了一下神,先打开墙上的小窗口,把条码小纸条放在里面,关好窗口后按旁边的电话响铃,实验室里的工作人员拿到条码之后会按照条码把对应的塑料杯放在里面,然后我再打开窗口取出塑料杯,这个塑料杯当然就是用来装精子的。整个捐精室里面灯光是比较暗的,为了烘托气氛嘛,布置的还算一般,主要就是有一个沙发,沙发前面是电视机,旁边则是一个盥洗台,整个房间不过十平方米的大小。比较简陋的一点是这三个捐精室的墙壁都是用夹芯板隔出来的,就是俗称的板房,隔音效果相当差,我在这个房间里能清楚地听到隔壁房间电视机里发出的A片声音,这就比较尴尬了。不过如果隔壁房间都没人的话,待在捐精室里面的感觉还是比较舒适的,每个房间除了有单独的通风管道外,这么小一个房间里面还有一个单独的空调,即使是在重庆夏天最热的时候待在里面也是很凉快的。

一个人待在里面看着电视,接下来我便开始自己的“工作”了。后来想想比较巧的是,选择在夏天来捐精是最合适不过的了,因为夏天穿的少,脱裤子比较方便嘛。“工作”的过程就不赘述了,都懂。随着一阵抽搐,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最后把装着自己祖传DNA的塑料杯盖好盖子放进墙上的铁窗里面,按铃,马上就会听见有实验室的人员从另一侧取走我的DNA。完事之后就可以直接走了,下楼开车回家,记得好像是当天下午医生就打电话来通知我说精子质量合格,还需要来进行一次血液检测,我只好等下周再去了。

到了第二周,我按约定再次来到精子库,毕竟我心里也是希望能够仔细检查一下自己有没有什么疾病之类的。抽完血之后顺便签字领取了上一次检测合格的补贴金,签字的时候是一个很普通的本子,上面记载了最近来检测的所有人的补贴金发放情况,精子合格的补贴金是200元,而不合格的则是50元,我一眼看过去,本子上十几二十个签字,合格的领取200元补贴的人却寥寥无几。医生告诉我,这次的血检会在两三周之后才出结果,如果血检合格了就可以正式开始捐精了,让我回去安心等待。

到了七月份的一天,医生打电话来告诉我血检合格的消息,说可以继续去精子库开始正式的捐精过程了,我在电话里口口声声答应下来,其实心里想的是不会再去了,因为所有的检测都合格了嘛,我一开始的计划已经完成了。就这样,从七月通知了我全部合格的信息之后,我一直都没有再去了。直到八月的一天,医生再次给我打来电话。在电话里一开始就质问我为什么没有去了,可能我也是被唬住了,马上对医生说是因为工作太忙的原因。然后医生又语重心长地告诉我要珍惜这合格的机会,好像是说第一次检测合格的有效期就只有六个月什么的,叫我尽快去完成整个流程,我也只好在电话里答应下来。挂了电话之后我的内心经过了几分钟短暂而又激烈的心理斗争,既希望一不做二不休把捐精的所有流程走完,又担心将来会遇到伦理问题(虽然这种概率非常低)。几分钟之后我的理智还是战胜了内心的担忧,毕竟我是一个尊敬科学,爱好科学的人,科学事业和广大不孕妇女等着我的帮助,我又怎么能不挺身而出呢?虽然一开始我对这件事有一点抵触情绪,不过后来想想,生活就是需要多体验一下不同的人生经历,再到后来感觉这还是一件很酷的事,因为有这种经历的人很少,成功的更是寥寥无几,难道不酷吗?不管别人怎么看,反正我最酷。况且我这么优秀的DNA,不更多的传播出去感觉还挺可惜的,依据国家卫生部的规定,一份精子最多能使5名妇女受孕。

把我劝去之后的第一次,也就是检测合格后正式开始计算数量的第一次捐精,那个老医生还给我讲了一段逸事。他说有一个大龄博士学历的人来捐了两次都检测不合格,按规定是没有机会再试了,可那个博士生居然找了上级领导要求再给一次机会,结果还是没有合格,因为博士生可能因为读书的原因一直耽搁了生育,才希望能留下点什么,他不缺钱,所以每个人来这的目的都不一样。老医生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完,其意思就是让我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合格体质,确实也是,每次去精子库签字领取补贴的时候都能看到最近补贴金的发放情况,就我所观察到的统计下来,合格的人数仅占全部的十分之一到五分之一。其实我一开始就感觉自己可能是合格的人之一,因为自己既不抽烟,又不酗酒,最近几年工作轻松毫无压力,还经常运动健身,并且保持着乐观心态。如果我这样的都不合格,那合格的就真的没几个了。

接着从8月19号一直到国庆前的9月23号,每个星期六自己都到精子库去“兼职”,一共去了六次(今年9月30号虽然也是星期六,但却是国家规定的放假调休,需要上班)。要说感觉的话,去了几次之后感觉还挺惬意的,特别是在某一个烈日炎炎的下午,到了精子库之后发现只有我一个志愿者,关上门之后很凉快,也很安静,隔壁也都没有人,在这样一个孤独静谧的地方,甚至可以思考一些哲学问题。

这期间我每次去都把车停在楼下,其中有一天就不幸被贴了违章停车罚单,罚了200元钱,我隔周再去的时候还和医生助手开玩笑提到了这事,我说上周的200元补助白拿了,刚好和违章停车的200元相抵,很是无奈。在这短短的六个星期的时间里,我还刚好遇到了一个有关基因的课题研究项目,医生问我愿不愿意参加,我在了解了这个项目之后决定参加,毕竟能为科学事业做出一点贡献在我看来是十分自豪和荣幸的,说不定将来如果有标准人类DNA这种东西,其中就有我的DNA信息在里面呢。

国庆节之后,因为感觉前面六次已经完成了精子库要求的40支捐精量,所以打算10月14号最后一次去重庆精子库查询一下。那天到了那里医生告诉我六次捐精只达到了38支的量,离规定的量还差两支,我当时听到这消息心里想着看来今天还要再捐一次了。不过医生马上又改口说,电脑里显示我的状态已经是“备用”了,不需要再捐一次了。我心想原来38支也可以,今天不用再脱裤子了。最后医生让我签字领取了上一次的补助金,告诉我等待6个月之后就可以领取最后剩余的三千多元补贴金了,之所以要等6个月是因为需要复查血液中的爱滋病毒抗体,而艾滋病窗口期是6个月。

至此,耗时两个月的整个捐精过程我就全部完成了,现在我和几个朋友开玩笑的时候可以说,我都是五个孩子的父亲了Blablabla。虽然这件事在我的生活中所占的比重并不大,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找点乐趣的简单的事情。但当我走出人类精子库的时候还是有那么一瞬间,我感受到了作为一个生物的存在意义,就像在《人工智能》里Jude Law扮演的机器人在离开时所说的一样

作为一个生物体,因为将DNA延续下去了,所以我,存在过。

One Comment

  1. 桥

    不错,赞一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