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标签: 工作

2020年以来

2020年刚开始的时候,我还在一家公司的新媒体部做拍摄和后期,这也是我从电视台出来之后,时隔2年多再次回到这个岗位上,认识了好几个有趣的同事,印象最深的是我的编导搭档,此外还有个花臂少女,虽然是少女但是也二十七八了。由于工作内容是抖音的拍摄剪辑,在一起讨论选题,拍摄素材,剪辑成片。这份工作现在回想起来还是非常快乐的,往事依旧历历在目不由得会心一笑。再后来开开心心地准备过2020年春节,突如其来的疫情爆发了,我和很多人一样,一开始是比较懵逼的,不知道意味着什么,后来公司迟迟无法复工,在坚持了一阵后,领导宣布部门就地解散,年后就不用去上班了。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突然的事情,其实说实话,我当时的感觉有点激动,年前拍摄完成待剪的好几个片子突然就不用剪了,感觉还有点小开心的。

Leave a Comment

离开

在后期剪辑的岗位上做了这么久,是时候说再见了。工作中的每一帧镜头,每一段声波,每一个演技夸张的主持人,每一个只卖998的产品,都是这一路上的风景。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感谢每一个让我改片子或修图片,每一个让我连打印机或修电脑,每一个跟我聊天、开玩笑、分享零食的同事和朋友们。永远都会记住与大家共事,互相帮助,一路走来的这段难忘时光。然前路漫漫,后会有期。用一首看过的无名诗作为结束:

呱呱坠地
首幕必有哭戏起
白纸的你我便茫然入戏
绚烂,灰暗
狂欢,孤单
……
时转时停的轮盘
无法预判的循环
喜怒哀乐短短几幕还没凑齐
便被转得眩晕
更糟的此时才被告知
昼夜,四季
二十四时,生老病死
人生这部剧
无法彩排,NG
更别提后期剪辑

Leave a Comment

工作趣事

这周五,当我还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刷着手机上着网喝着从网上新买来的进口香草味可口可乐的时候,公司的一个行政和一个平时我很熟悉的某电脑公司的技术员走了进来。他们的目的是在我们的小办公室里装一个指纹打卡机。为什么要装这个机器呢?听行政说,是因为某天也不知道是哪个同事早上在上班时间由于找不到我们办公室的几个人而给公司领导说了,那天或许是人都还没到,于是乎公司决定在本来不需要打卡的我们办公室里装一个打卡机,限制我们的上下班时间,这是原因。

Leave a Comment

曾经遇见

万般不舍,只言再见。
你愿走远,笑掩孤单。
逐光芒,未遇见,我以奔跑忘不安。
荒野之上,孤军奋战。
以梦为马,以汗为泉。
回头望,路以黯,人在旅途洒泪时。

年关一过,社会经济就像是电脑系统被还原了一样,都重新启动了起来,为了接下来的十二个月,也为了下一个年关。而年关结束的一段时间里,参加过工作的人都知道,各个企事业单位中多多少少都会离开一部分人。有的找好了下家,有的仅仅是因为厌恶,有的也许是追逐自由,总之缘由多样,但人们都是离开一个曾经熟悉并且协作和服务过的组织。我姑且把这种将不同年龄阶段,不同文化背景,不同性格喜好的人群集中在一起,为了一个目标而奋斗(通常这个奋斗目标是盈利)的组织称为“单位”。我们都有自己的一个单位。曾几何时的中国社会,一个没单位的人寸步难行。单位,即是一个人的人生堡垒。而现在,市场经济将这座堡垒变成了一个篱笆,稍微不安分一点儿的人都可以随时从篱笆中跳出去。每当有人离开公司,我总会感到一种“人走茶凉”的凄凉感。毕竟,之前的见面,很可能就是人生中的最后一面。

Leave a Comment

理想中的工作实现了?然后呢?

生活总是让人意想不到,在去年的6月我写了一篇文章《混吃?等死?》。文章中我写明了自己理想(意淫)中的工作,恍恍惚惚一年过去了,目前的工作状态和当时文章中所描述的工作状态相差无几,可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吗?我又开始闲的蛋疼的对自己产生疑问。

Leave a Comment

生活工作

工作和生活。

不管你病倒了,还是你死了,你的工作单位都会在第一时间找到人代替你,一切依旧。

你病倒了,你的爱人、朋友、家人都会担心和难过。

如果你死了,你的家庭就从此不同。

别再秉持“工作第一”、“坚守岗位”、“亡命工作”的变态价值观了。

Leave a Comment

混吃?等死?

最近比较迷茫,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做什么。从杂志社辞职后,经过一个月的休息,我又通过互联网找到另外一个工作——某珠宝公司的网络技术员职位。本来带着满心的期待进入公司,却发现工作和想象的很不一样。

这个工作的不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