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标签: 生活

2020年以来

2020年刚开始的时候,我还在一家公司的新媒体部做拍摄和后期,这也是我从电视台出来之后,时隔2年多再次回到这个岗位上,认识了好几个有趣的同事,印象最深的是我的编导搭档,叫许真,此外还有个花臂少女,虽然是少女但是也二十七八了。由于工作内容是抖音的拍摄剪辑,在一起讨论选题,拍摄素材,剪辑成片。这份工作现在回想起来还是非常快乐的,往事依旧历历在目不由得会心一笑。再后来开开心心地准备过2020年春节,突如其来的疫情爆发了,我和很多人一样,一开始是比较懵逼的,不知道意味着什么,后来公司迟迟无法复工,在坚持了一阵后,领导宣布部门就地解散,年后就不用去上班了。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突然的事情,其实说实话,我当时的感觉有点激动,年前拍摄完成待剪的好几个片子突然就不用剪了,感觉还有点小开心的。

Leave a Comment

记忆碎片

零几年我读小学时,喜欢去网吧玩游戏。当年我推开一扇铁门,进入了一个开在居民楼2楼里的网吧,网吧里只有寥寥几台电脑,主机被锁在改造后的木制主机柜里,桌面上放着的是显像管显示器。这个网吧是由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改造而成的,客厅就是网吧的主要营业空间。网吧老板晚上就住在其中一个卧室里,而老板儿子就住在另一个卧室,老板一家白天就在自己家营业收钱,想必当年也是没有营业执照和任何手续的。这家网吧由于没有房租成本,在价格上比附近的开在门面里的网吧要便宜每小时5毛到1元钱,所以长期以来还是有顾客光临的,尽管他家的电脑和环境都差一些。我去那儿的次数不算多,但我多次都能遇见一位当年已经三四十岁的女人在玩游戏,她独自一人坐在其中一台电脑面前,也不和别人说话,也不和朋友一起,并且每次玩的都是同一个游戏——《星际争霸》。这虽然也是我十分喜欢玩的游戏,但是显然这个游戏的乐趣是和真人一起对战,而不是人和电脑之间,那时我觉得她是孤独的。

Leave a Comment

理想中的工作实现了?然后呢?

生活总是让人意想不到,在去年的6月我写了一篇文章《混吃?等死?》。文章中我写明了自己理想(意淫)中的工作,恍恍惚惚一年过去了,目前的工作状态和当时文章中所描述的工作状态相差无几,可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吗?我又开始闲的蛋疼的对自己产生疑问。

Leave a Comment

生活总是平静如水,无聊到想找外星人

“一项意义非凡的研究,理应付出不同寻常的努力。”

“成功的可能性很难预料,但如果不做,机会就是零。”

我现在特别理解在《凉宫春日的消失》里面男主人公阿虚为什么不选择回到正常的世界中,而宁愿继续待在原来的奇葩世界里。纵然有与女主角凉宫春日之间暧昧关系的因素,但阿虚在正常的世界中完全没有从前生活的多姿多彩以及活力,仿佛一个冰冷的画面。大部分人在一个平静如水的正常世界中生活都是按部就班的,起床、刷牙、洗脸,然后上班,最后回家。我觉得最近的生活乏味而无趣,并不是说我愿意待在一个战火纷飞的年代,因为我知道旧社会的人们是悲惨的,而只是希望生活能变得更有趣一点,或者说更有意义。

Leave a Comment

生活工作

工作和生活。

不管你病倒了,还是你死了,你的工作单位都会在第一时间找到人代替你,一切依旧。

你病倒了,你的爱人、朋友、家人都会担心和难过。

如果你死了,你的家庭就从此不同。

别再秉持“工作第一”、“坚守岗位”、“亡命工作”的变态价值观了。

Leave a Comment